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韓葉-無題(下)END】

這篇就這樣完結了(?

如果各位有耐心看到最後的話,有一些後話

這章又是有啪啪啪,肉文苦手,可接受者請繼續閱讀

======


之後的夜裡,他們又斷斷續續的做了幾次。雖然兩人已有一陣子未見面,不過身體的契合度仍在,葉修必須咬著韓文清的肩膀才沒叫得讓整棟樓的人都聽到。

這檔事就是要做的舒服才有意義嘛。這話是葉修說的,所以韓文清當然是毫不保留,在葉修的體內如脫韁的野馬般馳騁,肉體與肉體撞擊發出的響聲在空蕩的房間裡顯的格外響亮。

倦了就睡,想做就起來,這樣的循環持續到隔天早上的十點鐘才結束。

葉修的頭枕在韓文清的臂上,手指戳著對方的胸膛。一般人可能視之為調情,不過韓文清知道他只是無聊。

「老韓,你下午的飛機嗎?」葉修問起了他的行程。

「嗯,要趕回去。」

「那就一起吃個飯唄。」他說著就要起來,腰一軟又跌回了床上,不偏不倚的就壓在韓文清腹上。

「我說你……」韓文清咬牙切齒道:「故意的吧?」

「不要這麼被害妄想嘛,不就是剛剛做得過了,腰軟嘛。」葉修當然也感覺到了對方下腹那個悄悄硬起來的事物,笑著想離開,這回卻不是他起不來,而是韓文清突然跩著他翻了半圈。

「……我說老韓,你真的要再戰一回啊?」看著撐在自己上頭的男人,葉修有些開玩笑的問道。

「你現在身上味道還很重,要去哪?」韓文清的反問卻讓他愣住了。

啊……粗心了,忘記這種東西了。其實也不是真忘了,只是對葉修來說,韓文清的alpha氣息還更濃厚些,自己的omega費落蒙反而被壓得聞不太出來。

韓文清的氣息就和他的人一樣,霸道的充滿著整個空間。要說什麼味道的話,大概就是薑糖一類的吧?辛辣的感覺直衝腦門無法遏止,和這人倒是挺般配的。

葉修的味道韓文清沒明白形容過,不過他自己倒是知道。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發情的前幾天一直聞到空氣中有淡淡的肉桂香,那時候還想著是誰突然吃起了這玩意嗎?後來才知道,原來是他自己的味道。

「好吧,那不能出去的話,總要找點事做吧。」發情期還沒過,但葉修不打算整天就真的一直泡在床上。

韓文清盯著他半晌,最後回了他兩個字:「再來。」

「等……」

韓文清從不說垃圾話。這點葉修是深有體會。所以當韓文清回答之後他立刻就掙扎了起來。

但alpha的氣息對他影響是很重的,剛剛說那些話有一半是硬撐的,他的意識已經被韓文清影響得很嚴重,身體不自覺的開始泛熱泛紅。

而作為alpha的韓文清對他的轉變感受得更是鮮明,空氣中有些甜膩的肉桂香變得更重,混合著費落蒙刺激韓文清的感官。本就已經挺立的下身此時已經完全站立起來,腰一沉,便頂到了葉修私密處的入口。

想要他。

想佔有他。

兩個人的腦中同時有了這樣的想法。

吻來得如同狂風暴雨,一面交換著彼此的鼻息兩人還忍不住不斷撫摸對方的身軀──葉修的撫觸比較像是搔癢,瑩白如玉的指頭撫過韓文清的胸腹帶起一片火海。

韓文清低哼一聲,也不先擴張的便讓巨刃直入對方後穴。

「唔……」他一進入,兩人都是一陣哆嗦。雖然一個晚上下來也是充分的使用過了,不過休息了一陣之後葉修的後庭還是沒之前那麼鬆軟,試著抽插了幾下後才比較順利。

「老韓……不帶這樣粗魯的吧?」葉修張開自己的雙腿任對方推進,喘息間不忘語帶調笑的詢問著對方。後者沒有回答,給予葉修霸道而纏綿的吻時下身不斷挺進,每當陽具頂到葉修的敏感處總惹得身下人全身顫抖,十只不斷抓撓著他的背,呻吟也拔高好幾個音。

無論是哪一點,對韓文清都只是鼓勵的作用多於其他。

頂撞的速度愈來愈快,追求快感的過程中葉修只覺得眼前一片朦朧,眼一眨才發現竟是淚,韓文清也發現了,頭側過去便把淚珠吞進了口中。

──這麼簡單的動作,看在葉修眼中不知為何的讓人覺得害羞。

「哈啊!」葉修的腿夾緊了身上男人的腰,滅頂的高潮令他背脊僵直,前端不靠任何的刺激便繳械了,此一同時他的後穴收緊,韓文清一個分神差點就射在他的體內,最後一秒緊急撤離才沒破壞了兩人間的約定。

白濁落在了穴口外,葉修的大腿和腹部無一倖免。高潮的餘韻猶存,葉修喘著,眨了眨眼發覺韓文清還是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蹙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說老韓,你這臉已經夠兇的了,再皺著眉頭是想當門神嗎?」指頭湊出,懶懶的往韓文清眉角畫出,不料卻給對方捉住了。

「葉修,你到底在想什麼?」

「嗯?」葉修無辜的眨動眼睫,行為卻讓韓文清覺得更加可疑。

「你是故意的吧?」這次來H市,雖然沒在葉修的態度中感覺到什麼不同,但做愛時對方總故意在知道他快要高潮時收緊後穴,要不是他反應還快著一點,可能就已經標記葉修了。

葉修卻不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仰視著他反問:「老韓,你喜歡小孩嗎?」

這古里古怪的問題問得韓文清一陣發愣。

「你的我就喜歡。」但他還是老實的回答了。

「噗,你什麼時候也學會說甜言蜜語了啊?被誰教壞了?」葉修當然沒有孩子,韓文清這說法其中的暗示他自然是聽懂了。

「這不是甜言蜜語。」正如所有人都知道的,韓文清不說垃圾話,就算是床第之間的調情也都認真得叫人不知該作何反應。

「這樣啊。」葉修卻沒有說下去,一隻手給抓住了,另一隻又伸出來,指尖描繪著如刀刻的深刻五官,劃過挺拔的鼻梁和薄薄的唇,指腹描過眼簾。雖然長相是兇了點,不過葉修卻挺喜歡的,看了十年多的長相他愣是不膩。

韓文清沒阻止他,眉頭卻皺得更深。他搞不懂這人在想什麼,之前總要他不要標記自己,這回卻不斷挑戰著韓文清的極限,以前總是垃圾話噴得比什麼都兇,現在卻什麼也不說,反差大得讓人都想摸他的額頭看是不是發燒了。

總算是摸夠了,葉修收回手,對韓文清道:「老韓,我們結婚吧!」

 

過好一段時間之後,韓文清才弄明白,原來那天的事葉修全是計畫好的。壞掉的道具、刻意挑戰他的每一次,唯一的變因就是韓文清。

葉修因為這番坦白,那天又被韓文清壓著幹了好幾次,隔天還下不了床。

這傢伙不是沒想過定下來,也不是毫無理由地不讓人標記自己。

雖然葉修從未有帶人回家給父母看的意思,但消息公佈出去了家裡的人肯定會知道。他們大概早就知道葉修是個omega,但若知道他擅自決定了伴侶,擅自的被人標記了,恐怕會把他綁回去壓著和他們中意的對象結婚。

撇開是不是不屑他的工作,葉修依舊是家中長子,延續香火理當是他的責任。和一個網遊出生的男人在一起結婚生子?抱歉,這不在他們的考量範圍內。

大概是葉修扔下那顆重彈的隔天,韓文清收到了來自張新傑的一則QQ,是一串網址,點進去之後他看到了財經新聞的頭條寫著「XX企業次子定下終生葉家雙喜臨門」。裡頭詳細的描述著這位次子和他的對象,某家企業的千金是如何認識、感情怎麼發展的,原本似乎是預計等年底再訂婚的,但因為雙方父母都急著抱孫子,於是他們悄悄的訂了婚,年底要結婚。

至於所謂的雙喜臨門,好像是在雙方家長的默許之下,兩人訂完婚便行房了,經由醫院鑑定確定女方肚子裡懷了個健康的男寶寶。

韓文清手腳利索的把訊息丟給了葉修,隔幾秒便看到回覆:『張新傑丟給你的?』

「對。」

『嗯,就是這麼回事。』葉修也就沒多解釋,一句話就肯定了韓文清所有的疑惑了。

接著QQ另一個視窗亮起來,韓文清一點開就看到是葉修在說話。

『喂,群裡還活著的,出來喊聲1』

葉修也是許久未出現在群中的人了,他這麼一發話,瞬間一堆人都回了1,黃少天乾脆的回了一整排的『11111111』。

『哥要結婚了,要喜帖的喊2』

這句話一出現,整個群靜默了一秒,然後……

『!!!!!!!!!!』

『我操不是真的吧!』

『前輩不帶這樣嚇人的!』

『不可能葉不羞你這人肯定是腦子壞掉了才會說這種話連對象都沒聽到有怎麼突然就要結婚了──』

這樣的驚嘆把整個群的對話頻都洗了,葉修等了一會,看他們差不多叫完了便說:『有沒有人喊2?好事不說第二遍啊。』

有幾個人零零星星的回了2,這時一個人跳出來問道:『你和誰結婚?』王不留行的暱稱此時才第一次出現。

看到名字,葉修的回答沒來得那麼快。

這時反倒是另一個人先出來回答了。

大漠孤煙:『我。』

瞬間,整個群都靜了。

韓文清和葉修的小視窗亮了起來。

『老韓,依舊這麼霸氣外漏啊。』

 

後續的事就不必多說了。榮耀圈緊接著便知道這消息,不管是網遊裡的人還是俱樂部或戰隊全都炸開了鍋般,到處都在討論此事。

十年的宿敵要結婚了?這什麼奇怪的超展開?許多人都這麼想,不過也有的人想想便覺得,沒什麼不合理的。

日久生情也就是這麼一回事嘛。雖然他們的關係一開始似乎是不對盤的,不過那只是比賽中、遊戲中而已。私底下兩人關係其實十分融洽並非不可能,只是愛隊心切的粉絲能否接受這樣的發展問題。

而事實告訴眾人的是,粉絲們包容的心也是無限強大的。儘管一開始錯愕,但很快地粉絲們都接受了這件事。當然不是所有人,但多數人都已經不認為這是值得大呼小叫的事情了。

其實韓文清和葉修都已退役,雖然仍在戰隊中做事不過已經不上比賽場子了,十年宿敵最後成為這樣的關係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的。何況「十年宿敵」這稱呼本就有些太過,比賽有輸有贏,他們只是恰巧對上的次數多了些,又都是同一屆出道的大神,不剛好的又不是同一隊的,便被人這樣稱呼。

他們也只是人,會笑、會哭、會生氣也會談戀愛。

接著令眾人好奇的,自然是他們二人的婚禮。

但另所有人驚愕的是,事情就在他們的眼皮子下悄悄的開始,悄悄的結束。

就像是約好似的,所有前去觀禮得大神們都沒事先透露半點口風,等戰隊和俱樂部反應過來的時候,多數人都已經回到自己屬於的地方了。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葉修所邀請的人大部分都退役了,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像韓文清和葉修這樣繼續待在戰隊效力。少數像張新傑還未退役的也都是口風很緊的人,何況還是自家前隊長的是,怎麼可能是先透露給媒體知道呢?

於是當所有人反應過來,已經是在兩人被目擊一同前往戶政所的時候。

「你們打算不辦婚禮,直接報戶口嗎?」一名記者在他們走出來時衝上去堵他們。

「沒啊,早就辦過了。」葉修回答得那叫一個自然啊!但在場的所有人瞬間都燃了,麥克風擠過去就想套出一點八卦來。但韓文清什麼人,怎麼會讓他們豪無法度的亂來呢?一個瞪眼嚇退了一圈人,等他們意識到時兩人已經上了車走遠了。

就算退役了,葉修這人也是不讓媒體好過的大神。眾人紛紛流淚咬帕。

 

正被記者們怨恨得大神呢,則一派輕鬆的坐在車子的副駕駛座上,手指敲打著不明的節拍,至於身旁的男人打算載他到哪他根本無所謂。

反正至少是不會把他抓去賣了。

不過出於好奇,他還是問了一下:「老韓,現在上哪去啊?」

「服飾店。」韓文清說著還瞄了一眼葉修身上的衣服。

「要買新衣啊?」葉修也看了一下自己的裝扮。上衣早被他穿得領口鬆垮下擺拉長,牛仔褲也是穿了好幾年沒換,臀部都要被磨出洞了,前些天他對著光看了下發現幾乎可以透光了。

「見我父母。」

「噢。」葉修聽起來一點也不驚訝,反讓韓文清又朝他看了一眼。

見狀葉修又接著道:「這沒什麼好驚訝的吧,你家又不是我家,見父母也是早晚的事。」

韓文清聽聞後便點頭,過了幾秒又道:「他們會喜歡你的。」

「哦?」他的說法勾起了葉修的興趣。「你怎麼這麼篤定?」

「因為我喜歡你。」

旁邊的人沒應聲,韓文輕便趁著紅綠燈的時候轉過去看他是不是睡著了。入眼的,卻是看來有些呆愣的的葉修,此時正道:「老韓你學壞了。」

韓文清難得的笑了,趁機在對方唇上烙下一吻,道:「跟你學的。」

======

其實原本只是想滿足自己的私(獸)心(慾)才寫ABO文的,結果不小心寫得感覺好像有點內容(?

希望這樣的結局還可以接受.......不能接受也就這樣了(被揍

其實還想寫其他CP的,只是不知道怎麼卡進去,可能之後再打吧......(思

偷偷的改了前兩章的標題,現在是上中下,耶(?

謝謝大家的支持,如此青澀的肉也吃下去了<(_ _)>

有任何指教都歡迎提出(像是OOC

评论(1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