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韓葉-無題(中)】

有啪啪啪注意

我覺得有必要申明,其實全職我寫得不多,這篇也不會固定時間更新,所以大家可以看文就好,不用關注真的 :3( you will regret it

肉文苦手,寫這篇只是滿足自己的妄想(口水

可接受者請繼續閱讀

======


葉修還沒被標記,不是韓文清不願意,而是葉修不要。

不過更精確的說法是,葉修身上只會存有暫時性的標記,大概就是那種洗個澡味道就差不多沒了的標記。

原因很簡單,omega在身體機能上就是負責生育的,交媾後受精的機率很高,要是體內被人標記了,他極有可能懷上孩子,不能玩榮耀不說,大概連正常工作都免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之前聽過葉修感嘆的說著這句話時,韓文清心中不知道是什麼感受。

葉修的嘴煙味不如平時重,想來是發情沒辦法好好抽,體溫也比平時要高,整個人軟綿綿的任韓文清爬到自己上邊,摸索著脫掉了衣服。

下身已經變得一團黏呼呼亂糟糟的人呼吸變得急促,韓文清耐著性子稍微做了擴張,雙手掰開他的腿然後便一鼓作氣地把自個的硬挺送了進去。

「啊……老韓……」後穴的空虛得到了解脫,而那聲呼喚像是某種鼓勵,韓文清不由分說地吻上他的唇,交換著氣息的同時身下也律動起來,葉修也配合的擺動腰肢,床被他們弄得嘎孜嘎孜響的。幸好是這時間已經沒什麼人了,不然就算是已經知道了兩人的關係,聽到別人在「辦事」也難免會尷尬,尤其興欣的年輕人比例比其他戰隊更高些。

粗重的喘息和逐漸拔高的呻吟交織成一片令人血脈噴張的樂曲,韓文清挺動的速度愈發加快,葉修的手指撓著他的背,抓出了一條條的紅痕。

「老……韓……」胡亂吻著對方,葉修此時已經暈得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但感覺到體內的東西愈漲愈大,還是勉強出聲提醒對方。

韓文清的回應是幾下更用力的衝撞,葉修因快感而肌肉收縮,一個不慎前者就差點繳械了。

「嗯哈……」體內的東西被完全抽出,葉修還來不及發表什麼不滿身下的陽具已被對方執在手中和自己的巨昂嚕在一起,沒幾下兩人一起射了,略黏稠的液體噴濺在兩人的腹部和床單上。

體內騷動不已的空虛和渴望稍稍被添平了,但葉修的腳勾上了韓文清的腰,小腿肚在他腰側蹭著,其中的暗示不言自明。

韓文清自然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把對方翻個半圈讓葉修成跪姿,後者還來不及抱怨,便隨著對方的深入而驚呼。

「啊……哈……」剛才用過的地方還軟著,韓文清輕易地把那話兒送入後抓住了葉修的腰,抽出後又是一個深入,頂端戳到了前列腺令葉修顫抖不已。

「不要……」葉修不喜歡背後式,然而身後的男人緊抓著他撓著床單的雙手,絲毫不見停歇的抽動令他腰軟,葉修只能搖頭,卻阻止不了排山倒海的快感襲來,誘人的吟哦不斷從口中吐出,身下的小穴吞吐著男人的巨昂,每在對方抽離的同時收縮,彷彿捨不得他離開似的。

韓文清熟悉葉修的身體,反之亦然。葉修就算是發情期也不是個省事的主,在一次次深深的頂弄中也故意控制著擴約肌,掐準了時機收縮後穴,好幾次都讓韓文清差點把持不住。

這是玩火,而自焚的結果是縱火者所不樂見到的。

不過韓文清對此的回應也從未改變:一無往前,絕不退縮。

再次的高潮後葉修脫力地躺在床上,上半身貼著床單,下半身卻還被對方掌握在手中,屁股高高的撅著,一般人要是保持這種姿勢肯定要害羞一番的,但葉修則不。

「老韓,清理就麻煩你啦。」雖然二人年紀相仿,不過完事後先倒的總是葉修,因為他和韓文清不同,沒有在現實生活中鍛鍊自己的習慣。若說有練什麼,那大概就是手速吧。

韓文清也不嫌麻煩,只是拖著他往浴室走的時候忍不住問:「為什麼不用道具?」

葉修睜開一隻眼,懶懶回道:「壞了。」

韓文清所說的道具,是多數的omega都會購入的自慰用品,無論是不是有伴,有沒有被標記,人總會有一個人的時候,而不能靠自己解決的話,omega發情的味道是會引來麻煩的。

葉修當然也有這類東西,而他說壞了,韓文清轉念一想倒也不難理解原因。

最近新賽季開始了,雖然葉修已經差不多退休了,不過還是幫著戰隊在網遊中搜刮材料、製作銀武和分析其他戰隊的資料。而賽季開始代表著忙碌的程度會往上提升不只一個層次,葉修又是興欣重臣,繁忙的程度自然是不在話下。

而他道具大概是在上次使用的時候壞了,結果忙著忙著就忘了再買過,以至於等這次發現了卻也遲了。

於是葉修就這樣一直忍著,直到韓文清發現了異樣搭了飛機跑過來。

清理的途中難免又要碰觸到尚發紅著的地方,葉修半睡半醒著發出了些介於呻吟和嚶嚀之間的聲音,如羽毛般輕搔著對方的耳朵。

這可苦了韓文清,要不鬧到擦槍走火他著實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至於造成這情況的人?洗著洗著就睡了吶,這放心的程度簡直令人髮指。

當然omega的發情不是一次兩次就可以解決的,所以把床單換了、人丟床上之後韓文輕便馬上聯絡張新傑。

『在興欣過夜嗎?我知道了。』他也是看好時間,確定這時候張新傑可以接電話才打的。自己已經退役了不過對方可還沒,戰隊的事和俱樂部的事還忙著呢。

「麻煩你了。」說著這句話的時候他有了一瞬間的違和感。這不是剛剛葉修和自己說的嗎?

想到這,韓文清難得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要說他不想標記葉修?怎麼可能,標記omega這檔事是深深地刻在每個alpha的骨子裡的,而葉修是韓文清的什麼人,後者哪有不想標記前者的道理?

但葉修不只是韓文清一個人的,他也是興欣戰隊的,也是別人的。

葉修有他想過的生活。韓文生霸道,卻不是不講理。

他能給的,他會連眼都不眨一下的全數送給葉修。

他想繼續玩榮耀?行。他不想生孩子?行。不想公開關係?行。

只要合理,韓文清不會說不。

栽在了沒下限的人手中,大抵就是如此的下場吧。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