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喻魏】窗

與其說是喻魏,不如說是喻→→魏

或許哪天會再重寫這篇,直到寫出滿意的為止

老將的心聲,看幾次難過幾次

事情發生在季後賽,興欣客場作戰藍雨

===

在魏琛記憶中的G市,雖然與周遭有所不同,但大抵也相差不多。

藍雨俱樂部有些地方換新了,有些依然與記憶重疊,相差不遠。

徐徐白煙由指間、口中冉冉升起,微微地模糊了視線。刺眼的陽光刺激得魏琛瞇起雙眼,望著馬路對面的建築。

「外地人?藍雨粉?來看比賽的?」

身後突兀地冒出一道聲音,魏琛轉身,向他搭話的是麵線攤的老闆。

看比賽……魏琛下意識地摸了摸臉,才遲了一些回答:「算是吧。」一個選手不可能一直在場上,所以「看」比賽也是要的。

老闆似乎相當理解地點頭,一邊撈起一碗碗麵一邊道:「每年這時候和過年前都有很多像你這樣的粉絲,跑來俱樂部朝聖。」

朝聖……聽到這詞他很是心情複雜了一下。如果是自己說出來倒還沒什麼,不如說這理由也挺好的,不過被他人這麼一說,他真是連反駁都不知從何說起

說自己是選手嘛,年紀擺在那,又不是娃娃臉,雖然是事實也難以說服外人。

不過魏琛本就沒有被圍觀的癖好,於是他轉移話題:「老闆也看榮耀?」

「不看。」對方卻是果斷地否認了。「就是店在這開久了,多少知道些。我兒子女兒倒喜歡得很,每次都吵著看直播。」

魏琛點頭喔了聲。估計都是藍雨粉吧。不知道他們喜歡的是黃少天還是喻文州,還是其他雜七雜八的年輕小伙子。

他又轉回去看俱樂部。

無論是建築還是隊徽,都和當年離開時一樣。門是那扇門,窗是那扇窗,以前自己也曾無數次由那看著外頭,回憶過去,設想未來。

只是無論外頭再多的相同,裡邊也已經大為不同。

那是他自己促成的。他也從不認為那是什麼壞事。

只是依然會在改變發生時大罵,會說他們是蠢蛋。

因為自己曾在此奮鬥的證明,正一點一點被抹消,被取代。

 

直至窗外那抹身影消失在轉角處,他都一直靜靜地待著,眼也不眨地看著。

樓下賣麵的他認得,不過魏琛肯定是沒印象的。

他不聲不響地退役時,這店還沒出現。

對方在G市,自然是早已知曉的事。可會從這兒看見對方,卻是他意料之外的發展。

魏琛和麵店老闆,說了些什麼呢?他們,有沒有提到自己呢?

魏琛,有沒有說到他呢?

他知道自己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知道答案。

喻文州並不認為對方會靠得更近,儘管自己渴望彼此再靠近哪怕一分。

那聲該說的再見,至今依然哽咽在喉。

狠狠碾熄煙頭的動作,彷彿在訣別。

向藍雨,向割捨不下的感情。

灰濛濛的舊窗,模糊了視線。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