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歷史同人】【李白X杜甫】與李十二白同尋範十隱居

注意,CP設定為已亡,由在天國的李白&杜甫眼中看世界及自己的詩。

人物有美化,與歷史有出入,性格崩有,慎入。

===  

  與李十二白同尋範十隱居

  

  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陰鏗。余亦東蒙客,憐君如弟兄。

  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更想幽期處,還尋北郭生。

  入門高興發,侍立小童清。落景聞寒杵,屯雲對古城。

  向來吟橘頌,誰欲討溥羹?不願論簪笏,悠悠滄海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吶,子美。世人們正讚揚著我們的詩句呢。」

  微笑著,他望著下邊庸庸碌碌忙著的人們,那些事對自己,對身邊的人來說,都只是過往雲煙。

  「嗯,是呢。」

  一笑,毫無重量,沒有壓力,和他生前簡直判若兩人。雖然有時不經意的,會露出愁苦煩悶的表情,但也只是一瞬的事,在這裡,他早已放下生前所在乎、所牽掛的事物了。

  除了,一個人。

  「太白,我-。」句子突然斷了,只因為那人轉過身,拉著他的手給了自己一個輕柔的吻。

  「我懂。」他給了他一記無比溫柔的笑。

  「不會提起那些事,那也已經是過去式了。」又輕輕在他臉頰上映上一吻。

  他臉色微紅,轉過身去。這人總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不需要語言,兩人的默契是如此的好。

  眼眸變得深沈,染上幾絲情慾色彩。害羞的人兒肯定不知道,總是因為他露出這種表情,自己才會忍不住要他,一遍又一遍……。

  「子美,你知道我現在想做什麼嗎?」靠近他,吸取他身上散發出的淡淡的香味。那是屬於他的味道。

  「?」臉上寫滿了問號,他等他接近自己後才瞭解。

  「耶,你……。」耳根子熱烘烘的,身體僵直,他像個木頭人,等對方吃完他的豆腐後才又動起來。

  「你你你、我我我……。」

  「在一起這麼久了,我可都不知道子美你有口吃的毛病。」好笑的看著戀人支支吾吾了半天連一個完整的句子都說不出來,乾脆把他打橫抱起,打包帶回家吃抹乾淨。

  其實說起來,是兩人共有的家啊?這個念頭又讓他心情更加愉悅了。

  

  樸素的雙人床邊,衣物被零散的丟著,被子什麼也因為劇烈的動作滾到了床下。

  窗外是落日的紅霞,微弱的光照進室內,映著兩具糾纏的身影一動也不動的躺著,似乎是在休息。

  單腳跨到了對方腰上,手也佔有性的圈過他的胸膛,他輕聲笑著,對喘著氣的他說:「我敢說,子美你初遇到我時,肯定沒想過我們的關係會變成這樣。」

  「是沒有。」他承認,他以為兩人能當朋友就已經是他三生修來的福氣了。沒想到會更加親密,更加的……甜蜜……。

  「對了,其實我一直想問你。」身子稍微動了一下他就微弱的呻吟了,因為自個的分身還停留在他的體內的關係吧。

  「你寫那首詩,『與李十二白同尋範十隱居』,是想昭告天下我們的關係嗎?」

  「不是!不是那樣的…那是……。」愈說愈小聲,最後沒了聲音,他只好叫他再說一次。

  「那是我們第一次做之後…。」也是在人間唯一的一次。想到眼神黯下,但很快又恢復了。

  「我後來…很想念你,所以忍不住就寫了那首詩。」第一次說出這麼肉麻的話,他知道自己肯定現在肯定是從耳朵紅到了脖子。

  很久,他都沒有說話,他開始想他會不會其實已經睡著了,只是問好玩的?

  「你好~可愛喔,子美。」一下子撲了過來,整個人被他擁在懷裡。

  「不、不要突然這樣,我會嚇到……。」他囁嚅道,並不是真的很介意。

  不,其實還是有一點在意的……畢竟他一動,自己身體裡的「那個」東西也會動啊……。

  他一直就是個這麼坦率的人,所以當初才會被朝廷中的人所厭惡。不過自己就是喜歡上他這一點呢。

  「在想什麼?」看他笑得那麼燦爛,忍不住好奇的問。

  「在想…你。」老實的說出來,背後的人給了自己一個吻,滿足的說:「子美也開始變得坦率了呢。以前,你肯定只會微笑,不會跟我說。」

  「那是……因為你啊。」

  「那麼,」他翻身將他再次壓在身下。

  「你就再次因為我,發出甜美的呻吟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