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雙花-二到一】

第一次寫雙花,希望沒有OOC(ˊ‧ω‧ˋ)

===

有天剛做完例行訓練,張佳樂便收到了QQ的訊息。

在睡一夏:『競技場,房號OOXX,密碼OXOX。』

競技場?儘管疑惑,他還是隱藏了狀態上線,進入競技場後到了對方指定的房間。

雖然站在自己面前的已非昔日熟悉的那號人物,但知道背後操縱者是誰依然讓人五味雜陳。

曾經最好的搭檔,如今卻是……

再睡一夏的頭上冒出了文字泡:『切磋一下吧。』

他只猶豫了一瞬,便敲下一個「好」字。

 

『你最近怎麼樣?』

打完之後,兩人並未立刻離開房間,再睡一夏復活之後,兩人開始對話。

張佳樂知道他突然找自己,大概是有什麼事。切磋一事,只能算是對話的開場。

『也就是你看到的這樣。』孫哲平讓自己的人物做出個揮手的動作。

『二月二十四,有空嗎?』

二月二十四?張佳樂懵了。孫哲平不會不知道那是什麼日子。

『有。』

『那你空著,我去找你。』

找自己?張佳樂快速地反問了個問題,等待答案時內心不無忐忑。

他不是在那個義斬嗎?應該也是每天要工作的吧?雖然是提早了不少敲時間,不過也說不準那時會不會有空吧?

『他們讓我暫時休息。』

孫哲平說得平淡,但憑張佳樂對他的瞭解,知道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是手傷,又復發了吧。

他倆過去也經常這樣練手,輸贏沒個絕對,有時張佳樂狀況好些,有時是孫哲平。

但剛剛那一戰,和那些個時候並不一樣。

『你的手怎麼了?』

雖然想過要問得婉轉些,但思及這人的性格,那似乎也只是多此一舉。

孫哲平很快就給出了答案。

『還能怎麼。就是舊傷復發,死不了。』

張佳樂聽得心一沉,批哩趴啦地又給回話了:『你這樣還拉我來對戰?你ㄚ的以為我是誰,會看不出你狀態?』

發送後他躺回椅上,這才驚覺自己剛剛竟是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傢伙……該死,孫哲平……

『總之,那天你就空下來給我吧。』顯然再睡一夏的使用者並不想多談此事,而張佳樂見此,也不好再多說什麼,跟對方約了時間後,便看著對方退出房間。頭像隨之暗下。

他能說什麼呢?他們只是朋友,過去是戰友,但如今就連想一起吃個飯都嫌困難。

孫哲平的手傷是無法復原的。他本和其他選手一般,有著同等的機會,卻因受傷而斷送了這片天。

他的賽齡,注定沒有他們的長。

當然,以孫哲平的個性和能耐,要找其他工作不在話下。只是……只是……

『張佳樂你為什麼要走!』

驀地,過去一名粉絲朝他喊過的話,鮮明地躍入腦中。

張佳樂只能沉默以對。

再多的理由,其實一句話便能概括。

因為繁花血景,無法再成。

對許多人來說,那或許只是一種雙人配合的打法的名字。

但是對他而言,意義遠不止此。

也許別人看來一樣,一個名字、一個稱呼、一個炫麗。

但那卻是張佳樂心底五味雜陳的回憶。

===

其實我的靈感就到大孫承認手傷復發(ˊ‧ω‧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