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韓張-無法隱瞞(下)】

有上就有下

我堅信老韓有溫柔的一面啦TT

===

霸圖的選手們在放完假回俱樂部時,受到了隊長韓文清的召集,在練習室集合。

「欸,我說是不是有些怪啊,沒看到張新傑。」張佳樂左右望了望,集合時間快過了,那個明明比誰都準時,對時間要求精細到秒的副隊長卻怎麼都不見蹤影。

「張前輩身體不舒服,不會來。」宋奇英倒是已經聽韓文清說過此事,所以馬上就能解開張佳樂的疑惑。

「咦?張新傑會生病?」然而他的回答卻更是讓他不解。那個向來作息規律、對己要求嚴謹的張新傑,會生病?

其實宋奇英聽到時也覺得有些怪異,不過他並沒有去問,只是沉默地接受了韓文清的說法。

畢竟當時前輩的臉色比平常要更差,想必是因為張前輩的關係吧。

宋奇英這般想著,正巧看到韓文清從門口走進來。

 

聽到敲門聲,張新傑才說了請進,來人就開了門,中間幾乎毫無間隔。

可想而知,此人必是韓文清。

「我的手沒有那麼嚴重,不需要這樣。」被韓文清半脅迫著將醫生交代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他後,結果就是被對方強制留在床上,一步也不准離開。

雖然受傷的是左手,但醫生看了看,告訴他右手最好也休息一陣,才不會因在左手休息時,右手使用過度而造成另一隻手接著受傷的慘況。

但張新傑並不認為事情有醫生說得那麼嚴重,畢竟最瞭解自己身體的還是自己,要在不使右手運用過度的情況下過上幾個日子,那也沒什麼。

但韓文清知道後卻硬要留他在床上,連例行訓練也不准做,實叫人鬱悶至極。

韓文清並未對他的話做出回應,只將手上的拖盤放到了張新傑面前。

張新傑的眉頭輕輕上挑,不過表面仍是不動聲色。

這是他平日愛吃的料理,不過不是每天都有做。雖然他每日都與韓文清同桌而食,他卻沒想過對方會留意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倒不是他把對方想得不體貼,只是這只是點芝麻綠豆的小事,本就毋須太過在意。

然而對方卻是留上了心。

「謝謝。」

韓文清坐在一旁,他在吃的時候前者也一邊在筆記本上塗塗寫寫,偶爾用筆唰唰地劃掉東西,稍微瞄了一眼,張新傑便知道那是在做什麼。

──接下來的訓練方針。

張新傑自然是早就擬好了多數訓練項目,從個人項目至團戰的配合打法,並全數交給韓文清過目。

雖然韓文清不是什麼四大戰術師之一,但做到了隊長,除了氣魄之外,各方面的實力當然是必須的,何況他對各隊員瞭若指掌,謹慎如張新傑自然會請他過目,若有何不妥也好及早發現。

張新傑吃完了,韓文清也正好放下了筆記本,人一彎腰就要把餐盤端走了。

「韓隊。還是讓我做例行訓練吧。」張新傑再次提出了要求。隊長的話並非絕對,但是在霸圖裡頭,敢這麼和韓文清說話的,張新傑是唯一一個。

韓文清頓了一下,坐回原位。張新傑看得出他在思考,便也不打擾他。

「你確定沒問題?」

「我會做好自我管控的。」

既然張新傑都這麼說了,韓文清也沒什麼理由制止他。其實這道理從一開始他就明白的,只是,他並不希望這位隊友比自己更早離開聯盟。

看著過去曾一同角逐冠軍,一同奮鬥的人們退役,要說不有些惆悵,那是騙人的。

韓文清並不是特感性的人,但也並非缺乏感情。

「隊長。」興許是洞悉了他的想法,張新傑將手覆於自家隊長的手上。

「我不會比你早走的。」

那是他曾經和韓文清說過的。

自己絕不會比他早離開聯盟。

從踏上與他並肩之位的那天開始,就已經這麼決定了。

嚴肅的面龐因他的話,稍微有了些改變。一般人可能覺得韓文清是在生氣,張新傑卻知道那是隊長釋然了。

「嗯。」

離開前,他在床上那人的唇上輕輕留下一吻。

「我相信你。」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