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韓葉&林方-比心髒】

這是小蕩婦30題的No.16 叫床故意很大聲

===

感覺到身上人的動作慢下,葉修抬頭,看著韓文清那張依然凶悍的面孔問道:「怎麼,老韓?這麼快就不行啦?」

被他這樣說,任誰都會不高興的,韓文清也不例外。但比起這個,他還有更在意的事情。

「不要故意叫得很大聲。」

韓文清停下動作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察覺正和自己做愛的對象發出了和平時不同的聲音。

他很確定不是自己把他弄痛了──韓文清或許長著張剽悍的臉孔,不過前戲和事前擴張是一定會好好做的,若只有他一人爽到那就不是做愛,是性交。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一種原因,就是葉修想掩飾什麼。原因的話韓文清想得到百百種,不過事先已經得知了對方狀況的韓文清腦中浮現出的原因只有一個。

「嘖,你早就發現啦。早知道哥就不要那麼賣力了,傷喉嚨啊。」葉修也不去否認,裝模作樣地摸摸自己的頸子,一副他會這樣全是韓文清的錯的樣子。

看了就讓人火大。

「太累就說,不用勉強。」強摘的瓜不甜,強做的床事沒有愛。這麼說矯情了些,韓文清卻是認真地這麼認為。做愛自然是你情我願之下才成立,如果對方只是勉強在配合自己,那就沒有意義了。

「哎,別這麼說呀,老韓你也是難得過來一趟,不做怎麼好意思呢。」

「別說得人好像滿腦子只有這事。」韓文清從葉修的體內撤出,帶出了些許的體液。

「欸?真不做啦?」葉修挺驚訝的,韓文清居然說不做就不做?「你那話兒怎麼辦?」

韓文清轉身瞪了過來,眼神讓葉修心頭一跳,表面上卻還是鎮定自如。

「我自己解決。」他起身走進浴室,關上門後不久便傳出花灑嘩啦啦的水聲。

葉修搔了搔頭,其實對方還憋著,自己又何嘗不是?雖然剛剛的確是因為有些累,不想被對方看出來所以才故意叫得大聲點……就知道聽方銳那貨的話準是錯的。

自己動手嚕了起來,他模仿著平時對方幫自己作時的動作,本就接近高潮的身體接收到了刺激,沒幾下便射了。

操過床邊櫃上的面紙盒,葉修簡單擦了幾下,接著又躺回床上,等著等會兒換自己進去洗洗。

若是平時,他才不會幹這種事呢。該說是興致來了,想說就聽點心大大的話一回,不過這種事在他和韓文清之間果然是不行的啊。

說起來,這倒是讓他知曉了方銳和林敬言平時待在一起大概是怎樣的相處模式。

翻身拿過案上的手機──退役後他被蘇沐澄逼著辦的,後來也確實在世界邀請賽上派上了用途──,他找到了林敬言的號碼,手指動一動,發了封簡訊過去。

他記得方銳今天興高采烈地和他炫耀說要和林敬言一塊過夜,所以這時肯定是……

葉修走神了一會,浴室的門打開,正用毛巾擦著身體的韓文清走了出來。

「靜香,洗得真久。」

葉修在進去時這麼說,韓文清蹙眉,卻沒去深究剛剛那奇怪的名字葉修是打哪學來的。

多半是從方銳或其他隊友那聽來的吧。葉修這貨,除了榮耀複盤之外基本不看什麼其他東西,雜七雜八的詞不是從網路上看來的就是隊友教的。

葉修進去洗了沒多久,床頭櫃上的手機便輕輕震動了一下,然後是叮的一聲,提醒著有簡訊。

韓文清瞄了一眼,上頭顯示寄件人是林敬言。現在的手機都挺進步的,除了寄件人之外,還會顯示信件的開頭。

「不勞你操心。」林敬言這麼打,「心」字是用愛心的符號取代,還附上了一個微笑的表情符號。

韓文清看了下,直覺認為肯定有貓逆,不過心沒這些人髒,想了下便放棄了。

還是睡覺實在。

===

葉修大概就是寄了「別讓方銳大大太操了」這樣的簡訊

至於林敬言的回訊,「不勞你操<3」,請各位自己想想其中關連(?

不然當做做者腦袋有洞也可以_(_:3¯¯¯)/_\_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