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雙花-另類慶祝之三】

嗯......應該就這樣了?除非腦抽想到其他CP......周翔之類的(?

第一次打雙花,還是肉......希望沒有崩得太嚴重><

這是小蕩婦30題的No.17 裸體圍裙

如果被屏蔽了請跟我說~會放到痞客邦

===

剛進門的男子全身都滴著水,滴答滴答地,把大門前的墊子弄得濕漉漉的。

這倒不是他願意的;誰叫他們回國時這兒正下著雨,從車站走到這兒也才十來分鐘,就那麼倒楣地被疾駛而過的轎車濺了一身濕。

心中咒罵著那車無數次,他也忍不住想著要是被國家隊裡的那傢伙知道,肯定會說是因為他運氣背的關係。

他娘的,明明就是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的事。

戰隊放了他們兩天假,調整時差及休息一番。從蘇黎世到中國可不是多短的一段距離,地理墜位置來講根本是在地球的兩端。

他看了看時間,這會兒屋子的主人大概還在忙著教導後輩,所以公寓暫時是自己的。把自己剝得精光後他摸了摸咕嚕嚕響的肚子,決定給自己做點吃的,之後再睡個覺,剛剛好。

穿上廚房門口的圍裙,他看著冰箱裡頭的食材,又考慮到自己的睡眠時間,決定從簡,下個麵就好。

 

孫哲平回自個兒的公寓時,第一個注意到的是門前濕答答的墊子。再來是多出來的一雙鞋。

配合忘記鎖上的門,他知道是誰來了。真是的,是在霸圖過得太舒服吧,每次來他這兒都忘記鎖門,要是哪天有賊光顧,那可就糟糕了。

心底因此升起了想惡作劇的心態,他輕手輕腳的放下手中的東西,脫了鞋,循著食物的香味找到了廚房,卻看到了不得了的畫面。

 

張佳樂忙著張羅自己的食物,等到身後有個人貼上自己,嗅到了那個十分熟悉的味道後,才發現有人來了。

「啊,你回來啦。」全然不覺哪裡奇怪,張佳樂把自己等會要吃的麵條和一起煮的蔬菜什麼的撈到碗中。

「張佳樂……你這是故意引誘我吧?」孫哲平全身緊貼著張佳樂,後者微一思索,立刻意識到問題在哪了,只可惜腦中的警鈴響得晚了。

剛剛想說這人至少也要好幾個小時後才會回來,那時自己早就吃完東西睡覺去了,就沒有去穿什麼衣服,只套了圍裙在身上。現在可好了,在孫哲平眼中,這儼然是一副人妻扮裸體圍裙的模樣吧?

「等、等等,你別衝動啊,我只是懶了點──」張佳樂想說服對方不要衝動,可惜有人早在看到他豐腴的翹臀時下身某個部位就充血了。

「現在說這晚了吧。」孫哲平的氣息就緊貼著他的頸窩,一雙大手不規矩地摸上他的腰,順著他身體的曲線往前往下摸,到了膝蓋處又往上收,撫過敏感的大腿內側往中間會合。

「嗯,唔……你……」差點軟了腰,熟悉的酥麻感刺激得張佳樂整個人都醒了,手不由得扶上流理台,以免自己就這麼滑到地上去。身後的人卻不停下,一隻手套弄著他還疲軟的小張佳樂,另一手已經繼續往上,熟悉的逗弄著還未綻放的蓓蕾,唇不安分的在頸邊啃咬。

「喂,我想睡覺──唔!」胸前的紅蕊被重重地擰了一下,張佳樂吃痛,身下卻又更快地擼動起來,痛與快感交替著,讓他整個人都敏感了起來。

「做了就不想睡了。」孫哲平很顯然沒打算和他講理,細碎的吻落在背部的各處,順著脊椎往下吻,明明榮耀中是個拿著大劍隨意揮舞的傢伙,性事方面卻格外地耐心且細心,有時張佳樂還會在心中覺得前戲也太久了,但不敢說出來,就怕讓對方覺得自己是個色欲薰心的人。

不過話說回來,對方進入他體內後,又完全是另一副樣子……想到之前夜裡的那些瘋狂,張佳樂紅了臉,似乎又比剛剛更有感覺了。

「這兒已經挺有精神的了嘛。」孫哲平低沉著聲音,食指惡意地刮著張佳樂分身的頂端,後者嗯了一聲,轉頭瞪了他一眼。

不過酡紅著臉,瞇著眼瞪人的張佳樂看在對方眼中不過是在撒嬌,強將對方轉過身之後,孫哲平一把掀起了張佳樂那可有可無的圍裙,圍裙落下,他的口也含住了對方微微挺立的分身。

「唔,孫哲平,你……」張佳樂難耐地喘息,雙手隔著圍裙抓住了男人的頭顱,想推開,又想拉近,思想的拉鋸戰中那人已經熟捻地用嘴巴替他服務了起來,看不到卻感覺得到對方動作使張佳樂心中燃起難以言喻的羞恥感。

「喂,嗯……啊哈……」對方的手指探到了他的後庭,張佳樂放鬆著身體,讓對方能更快將手指深入體內,嘴上不想說,身體卻配合著對方。

孫哲平大略的擴張完畢,便從褲中套出堅硬的下體,讓張佳樂又轉回去之後,就站著的姿勢進入他的體內。

他們已有許久未做,起初痛感和腹漲的感覺挺讓張佳樂不舒服的,不過在孫哲平有耐心的撫摸下也比較適應了,便小幅度地扭動腰部,讓對方知道。

收到暗示的孫哲平立刻大力衝撞了起來,隨著速度的加快,張佳樂也漸漸地覺得腰力不支,男人還記得他最敏感的地方在哪兒,一開始試探性的亂戳之後便在他無預警地發出短促的呻吟後刻意地朝某個方向抽插,從連接處傳來的快感和酸麻刺激著腦子,連自己發出了怎樣嫵媚的嬌吟都沒發現。

「啊、啊啊,孫哲平……」他幾乎把全身的重量交付給流理台,腰部被對方緊抓著,前後前後的擺弄,分身被圍裙若有似無的掃弄,前端冒出了透明液體揭示著他主人即將高潮的事實。

最後在一次深深的搗弄下,張佳樂打了個顫,感覺到對方也同時在自己體內釋放出熱情的種子。

「再一次?」孫哲平休息沒幾秒又覆在他耳邊詢問,不過張佳樂深知此人的性格,翻了個白眼,回了四個字。

「回房間去!」靠,繼續在這做,他這假就是在休腰疼的吧?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