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喻葉-搗蛋】

大概算是,之前看到萬聖節設定的腦洞(?

不要問我為什麼不是韓葉,因為我一下沒想到韓葉要怎麼寫,就先腦洞了喻葉(奇怪的腦袋構造

小蕩婦30題:No.7 「那裡......更用力......」

===

「不給糖,就搗蛋。」喻文州一開門,便看到那罩著白布的傢伙站在自己門口。

「……葉修,你知道我不吃糖的吧。」喻文州斜靠在門框上,倒是想看看這個榮耀第一大神想耍什麼花樣。

「當然知道。」明明看不到表情,喻文州卻就是知道那人現在大概是怎麼一副嘲諷的表情。

「所以啦,」葉修三步之間便靠到了對方身上,再一個動作將整塊白布蓋到了喻文州上頭。

「哥就是來搗蛋的。」

 

原本只是榮耀官方舉辦的活動,邀了他們這些職業選手來助陣罷了。

喻文州沒想過,在準備離開會場前,會在休息室被葉修「搗蛋」一番。

兩個人開始交往是在第三期榮耀選手開始發光發熱的隔一年,被榮耀界的大神喜歡上是喻文州想都沒想過的。床笫之事他們也不是第一回幹了,不過大多都是在更為隱蔽的場所,在這種隨時可能有人來敲門的地方還是頭一次。

原本罩在葉修身上的白布被拿來當作墊子,而將身子隱蔽於其中的葉修此刻卻是赤裸裸地躺在喻文州眼前,那令人修於啟齒的小口正吞吐著他的火熱,咕啾咕啾的水聲混合著肉體啪啪啪的聲響格外的淫靡。

而葉修更是對呻吟毫不遮掩,音色中帶上了一絲男人特有的慵懶,卻更撩撥得喻文州難以定神。

「嗯……就是那兒……那裡……更用力……」其實這類煽情的話語葉修平日裡是不大會說的,不過喻文州估摸著這大概要歸咎於對方前些時候說的話,他是來「搗蛋」的。

不過……

「前輩這樣的搗蛋,程度有些不夠啊。」喻文州不像葉修那麼嘲諷,話也不如同隊的黃少天那麼多,不過那並不代表他不會偶爾刷刷下限。

葉修聞言一笑,伸手一推,喻文州一個沒防備便被推倒了,由著葉修爬到了身上。

「嗯……」輕聲呻吟,因為姿勢改變了,喻文州的分身也插得更裡面了,葉修微微的喘氣過後笑道:「那是還沒開始。」說著緩緩動起腰來。

掌握好訣竅後葉修愈動愈快,喻文州的呼吸也隨之變得粗重,他想推倒葉修,不料男人卻不給他這樣的機會,挑釁地彎身,輕吻了吻他的唇後道:「說了是搗蛋啊,怎麼能讓喻隊自己來呢?」

「葉修……」喻文州被葉修弄得聲音都變了調,每一次抽出葉修那讓人銷魂至極的地方便會刻意地咬緊他那話兒,滋味令人差點都要繳械了,幸好他本就不是那麼容易高潮的人,不然未來的日子裡恐怕除了手殘還會多個易射被拿來恥笑。

葉修的節奏抓得很好,即便喻文州想在對方下墜時挺腰刺激他,葉修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就是叫得特別好聽,讓喻文州更把持不住。

看著身上的男人渾身漾著水光,乳尖因快感而挺立,週身也泛起漂亮的紅,為蒼白的肌膚打上了健康的顏色。

葉修迷亂的神情中尚有幾分清醒,薄唇不斷吐出性感的喘息和呻吟,那模樣明明以普世的眼光來說說不上多好看,卻讓喻文州移不開眼。

情人眼裡出西施?那句話是這麼說的吧。

 

事成後,喻文州幫著葉修作清理,這時才想到一件事問道:「你這樣赤身裸體的,不怕走光?」

葉修笑了笑,道:「大男人的,還怕人掀裙子嗎?」

這分明是幽靈布不是裙子啊……喻文州心底偷偷吐槽著,不過葉修就是這個性,不能改,他也不希望他改。

「再說,」葉修翻過來面向他。

「會掀哥的衣服的,也就你而已。」

喻文州笑了笑,又將對方翻過來好清理。

「剛剛可是前輩自己掀給我看的。」

「你也想看,不是麼?」

對此男人只微笑,沒有否認。

不過替葉修抹藥的手的力道,似乎比剛剛又溫柔了些許。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