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葉莫-被蛇盯上的青蛙】

凡事都有意外,對吧(?


圖屬於阿吉,太太噗浪→

圖源(原噗)→

好吃~(///艸///

===

莫凡是個相當冷靜,頭腦清楚的人。因此「衝動」兩個字,一般和他沾不上邊。

不過這多少也和他寡言的性格有關,若非必要,他根本不會開口,能用眼神、動作或行動傳遞的訊息他就會那麼傳達。

結果不知為何,這變成了大神調侃他的樂趣之一。

儘管從相遇便是如此,但似乎在交往後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是的,他現在正在和他們的前隊長,榮耀教科書,又號稱榮耀第一人,現役榮耀國家代表隊的領隊,葉修交往。

每次對方回興欣看他們時,除了技術方面的指導,當然也不乏一些噓寒問暖,眾人會談論近日的一些瑣事,不過大多還是離不開榮耀。

畢竟,他們可是職業的啊。

現在興欣已經有了自己的訓練營,因為頂著葉修和蘇沐澄等人的名字所以報名的人數總是過多,他們也會在吃飯時討論哪個孩子看起來挺有前途的,而葉修偶爾也會去訓練營露個臉,左指點一下,右教導一番,大概是因為人太隨性,平日裡沒什麼大神氣,孩子們總要過一會才會反應過來,剛剛指導自己的是葉修。

莫凡他們當然也會接受他的指導,不過相對而言自然是少得多。再怎麼說,他們也是他重返職業圈那年手把手帶上來的,除了本來就有的水準還兼具著他親自指導的部分,若這樣還需要大量指導那只能說是挺不成氣候的了。

要說因為這樣,所以會對那些孩子們吃味,莫凡自認沒有那麼幼稚。但是他多少也會希望大神可以多跟自己在一塊,再怎麼說也是戀人,不過要他表達出這番心意,還是難了些。

他也希望能和對方有接吻及擁抱之外更多的什麼,但這比前者更難表述。

偏偏葉修明明知道,卻還是愛拿這逗他。

這天是葉修回來的第二天,正準備回房的大神在路經莫凡的房間時聽到房門開啟,於是下意識的停下腳步。

「挺晚的了呀,莫凡同學。」還是那副吊兒郎噹的模樣,葉修嘴邊掛著輕鬆的微笑,看著欲言又止的莫凡,心中或許已經猜到了他想說什麼,卻就是不開口。

莫凡抿著唇,看著對方笑得似是無辜,不知哪來的勇氣,就這樣走了過去親吻他的大神。

他決定用行動來取代言語。

然而等到吻下去了,他瞬間有了受騙上當的感覺。

彷彿是順應他的動作,他被葉修摟住了腰,感覺到對方的舌尖觸碰到自己的唇瓣,反射性閉上的同時又想到對方曾告訴自己接吻時要張開嘴巴,反覆的矛盾間口內的領地便被佔領了。

他沒發現兩人有移動,但是等回神的時候背已經碰到了冰涼的牆壁,兩人身處在莫凡的房間中,房門也被對方關上了。

「先洗個澡?還是你已經洗好在等了?」葉修語帶笑意,莫凡一下子羞得想推開對方,沒想到那人卻接著說:「不過我和你沒做到那麼深入過吧?要是摸到了不舒服的地方,可要和我說啊。」

「說」……這人絕對是故意的!莫凡在心中想著,頭不自覺的低下,拒絕去看那張時常帶著嘲諷的臉。

他發現了對方和自己在一起時,語氣總會有些不同,不過滲進骨子裡的嘲諷等等還是一點兒也沒變。

但是、但是……這同時也是他喜歡的地方之一。

雖然絕對不會對這個人說的。

葉修的一隻手摸上了他的腰,頭俯下,輕輕在他耳邊吹氣。

「記得開口,嗯?」他輕輕吻著莫凡白皙的脖頸,舌頭偶爾滑過去都能感覺到對方輕微的顫抖,順著頸子的曲線往上,另一隻空著的手攀上了莫凡的肩膀,把他整個人幾乎都帶到了自己的懷中。

莫凡知道自己的衣服正在漸漸被撩起;他知道等等葉修就會舔到自己的耳垂下方。對方說了,要是覺得不舒服的話就說一聲。

可是,他現在……

戀人體溫緩緩上升葉修是有發現的,當他吻上對方小巧的耳珠時莫凡小聲的「啊」了,像是沒料到他會這麼做。

從衣襬探入的手正往上爬,撫過平滑的腹部之後是平坦的胸膛。

莫凡的臉愈來愈紅,他沒有阻止對方的動作,但是也沒有更進一步的行動,只是像個木頭人似的杵著,視線也還死死盯著下面,整個人僵硬得不得了。

「繼續?還是停下?」葉修選在這時候問他的意見,讓莫凡腦袋瞬間當機。耳邊還是那人的溫度,就在離心臟下面一點點的地方是那人的掌,雖然的確是由自己起頭的,不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莫凡同學,不說話可要當你默許啦。」那副懶洋洋的口氣和現在正做的事一點也搭不上邊,但想到其中的含意卻使莫凡臉色更紅了些。

進一步的碰觸,他沒有意見。應該說,正是為此才會主動的。做為戀人,交往也有一年多了,就算是莫凡也依舊是個正常的男人,會希望有更多的什麼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只是因為葉修一直沒有動作,所以他才忍不住的。忍不住為這個男人衝動一回。

「……不要加同學。」這大概是目前他唯一有意見的地方。

葉修笑了笑,親吻他的耳後時開口:

「莫凡。」

這根本……是犯規吧……

 

「喔,終於吃到啦?」隔天葉修和方銳吃午餐時,被對方這麼調侃道。

「唉呀,真是辛苦你這大神啦,忍了那麼久,右手也很辛苦吧,白天拿滑鼠晚上嚕──」深夜的話題尚未進入猥瑣流大師的嘴便被葉修塞了一根大大的香腸。

「方銳大大你也挺辛苦的啊,和老林不也是一直在這樣運動嗎?」葉修一出口也是深夜話題,讓某大師瞬間脹紅了臉,一邊呸呸呸地說他胡說,但一看他的表情便明白根本是被說破了心事。

嘖嘖,這點小事他肯定知道的嘛。

其實葉修沒對其他人說過,不過他是從交往的第一天便在等莫凡主動。

一部份或許是體內惡劣的因子作祟;但更大的原因還是因為對方不過幾歲大,他可不確定莫凡能接受男人之間的性事。

所以,還是等他自己願意,主動開口比較好吧?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