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韓葉+喻黃-閃光彈】


相信看到這張圖的大家,也跟我一樣一秒想到黃少對吧★

總之是個韓葉閃閃,隱喻黃(?)的閃光文

===

榮耀的QQ群每隔一陣子就會突然炸開來。要不知道的人看到,大概會覺得這群大手真是吃飽太閒,沒事找事吵。

而要說到「吵」字的代言人,非黃少天莫屬。

 

這原本也不過是個極為平常的下午,打副本的打副本,找野圖BOSS的到處亂跑著,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直到QQ群亮起了訊息燈。

點開來的人也都只瞄了一眼便縮小視窗,看到是黃少天發的訊息十有八九都是垃圾話。

沒想到接著耳機中便叮叮叮地一直響起提示音,逼得他們不得不看看他剛剛貼了什麼在群裡。

不過這可不容易,因為貼出不過幾秒時間,某人就已發揮起超凡的手速洗了一排的回應。

『怎麼樣怎麼樣羨慕哥了沒啊哈哈哈哈』

『葉不羞你羨慕嫉妒恨了吧怎麼樣哥有你沒有怎樣怎樣怎樣』

類似這樣的訊息起碼有十個,全部忽略之後上拉,才終於看到一開始的訊息。

那是一張圖,在微博常看到的那種,一張極富詩意的圖上洋洋灑灑的寫上了改圖者的某種人生觀等等。

而一看到上頭寫了些什麼,眾大神極有默契的刷了一排憋笑的表符。

 

『心理學家發現一個人說的話若90%以上是廢話他就快樂

若廢話不足50% 快樂感則不足

在交流中沒有太強目的性的語言更容易讓人親近

所以我們每天都在找「幸福」幸福是什麼呢?

大概就是找到了一個願意聽你說廢話的人』

 

看見此景的黃少天則立刻不乾示弱的開始一一點名那些笑他的傢伙。

『周澤楷不要以為你混在裡面就沒有人看到你發表符』

『王杰希你居然也跟著一起笑節操呢節操呢節操呢』

『雙鬼不准給我一起刷表符你們這是放什麼閃』

『等等連小盧都跑來笑我我感覺到世界的險惡人心的骯髒連我們家的小盧都被污染了』

他這樣認真的一個一個去回覆,等終於點到最後一個的時候──後面那些再回應他的就一概不理會了──才發現被他點名的傢伙完全沒有出現,這一看,得了,根本沒上線。

而發現這點的似乎不止他一人,黃少天也不過反應慢了一點,下面又是一排的回應在恥笑他根本沒看人在不在線就亂開嘲諷。

『哈哈哈哈黃少你在耍什麼寶啊』身為興欣一份子的方銳自然沒有錯過這個機會,立刻替他們隊長開啟嘲諷技能。

『吵死了你這猥瑣流,我賭一百個藍雨的排骨他現在肯定和韓文清在一塊!』怒打完發送之後黃少天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做了個奇怪且不得了的賭注,還在悔恨著QQ為什麼不能刪除訊息時,他的回應下方已經點起了一排的蠟燭。

一槍穿雲:『(點蠟』

一葉之秋:『(點蠟』

逢山鬼泣:『(點蠟』

鬼刻:『(點蠟』

王不留行:『(點蠟』

無浪:『(點蠟』

最後則是他們家盧翰文的回應:『一百個排骨可以讓我吃嗎?』

那個瞬間黃少天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但是接下來出現的回應則更是讓他傻眼,看到之後的一秒他便丟下電腦直接去找本人了。

索克薩爾:『少天你就給小盧吧,正在發育的孩子需要營養』

他劍聖的薪水不是用來養小孩的啊!

 

眾人起鬨了一陣,等發現黃少天已經離開電腦前後才各自散去。

不過此時仍有人止不住好奇心,開啟了私窗聊天。

這人就是盧翰文,而他私訊的對象則是興欣的喬一凡。

剛剛的對話中其實喬一凡都沒有冒泡,雖然有上線不過都只是旁觀著,這個大神圈他還是不敢說什麼的,私訊哪個大神更是從未做過。

不過盧翰文可沒他這種顧慮,想到便敲,人再不再才是重點。

『一凡,葉前輩現在真的沒和韓隊在一起嗎?』韓文清他是跟著黃少天一起叫韓隊,至於葉修他覺得叫葉不羞總有哪兒怪怪的,便決定叫個普通點的葉前輩。

喬一凡坐在電腦的另一端,思考了會後才敲出回應。

『在黃少貼出那張圖前是在一起的,不過前輩那之後都和方前輩在看對話,韓隊去打電話了。』

喬一凡的說法十分保留,事實上,直到黃少天開始刷QQ之前,他們前隊長基本上是窩在韓文清旁邊的,閃得整個興欣的練習室明明拉起了窗簾卻亮得像白天一樣。

甜言蜜語倒是沒怎麼說──從喬一凡的位置約略可以聽到些許內容──,不過他們正聊著未來,等韓文清退役後要做些什麼。

葉修表示,靠他領隊的薪水,就是再養兩人十幾二十年也不怕。韓文清則回道,他會去找份工作,不用他養。

其實喬一凡覺得黃少天這刷頻來得正好,不然離他們最近的羅輯可能都要害羞得鑽個洞了。

也不怪他啦,雖然是大學生了不過就連喬一凡都能猜得出他大概是連女生的手都沒摸過的那型。

看著再次走進來的韓文清和朝他笑了的葉修,喬一凡默默的戴上耳機,開始專心做練習。

雖然想過要救羅輯,不過照這樣子看,可能也只能讓他習慣這氛圍了。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