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韓葉-不復從前】

端午一般是和家人一起過的,但身為職業電競選手的他們,這種算大不算大,算小又不小的節日一般是和自己的隊友們及電腦一起過的。

興欣是這樣,輪迴是這樣,微草是這樣,霸圖也是這樣。

不過今年有一個小小的例外。

「隊長路上小心。」張新傑大清晨的,送自家隊長到門口。韓文清臉上戴著一副墨鏡,一方面避人耳目,還有就是為免嚇到人。

「嗯。辛苦了。」對於留下自家副隊看家韓文清有些愧疚,但也正因為是自家可靠的副隊,他才能在今天出門。

他的目標是H市,興欣戰隊的基地。

 

抵達興欣的俱樂部時正值中午十二點,韓文清付了車錢後便拎著個小小的旅行包,踏進了興欣的地盤中。

其實嚴格說來,他在到H市的時候就算是進入了敵方領地。雖然嘉世也在這,最近經營和戰隊實力上也都有起色,不過距離和之前一樣稱霸H市還有好段距離。

何況他們在成長,興欣同樣也在成長。

門口的保全看到韓文清後露出了驚懼的神色,一個請他到裡面坐,另一個則上樓去叫人下來。

「不用叫你們老闆。」韓文清在對方上樓前說道。「叫葉修來。」

 

葉修下樓的時候就看到保全一個人戰戰兢兢的站在會客室門口,見他比了個動作,便鬆了口氣然後連忙回到原本的工作崗位。

沒再看那人,葉修走了進去,對坐在沙發上的男人道:「我說老韓啊,臉部線條該訓練了吧,你這連我們家保全都嚇到了。」

其實在他眼中韓文清的表情也就是一般的那樣子,不過看在和他不夠熟的人眼中,大概就是一副心情不好的樣子吧?葉修思忖。

韓文清只是看他一眼,葉修便繼續道:「既然你到了,那就吃粽子吧。上來,到我房間。」

沒錯,韓文清專門跑這一趟,為的是和葉修一起吃粽子。

聽起來挺肉麻的,一般人要是知道恐怕會覺得「這不是我認識的韓隊!」之類的。不過韓文清其實答應葉修的時候腦中沒存什麼多浪漫的想法。

這就像中學的情侶會相約在中庭一起吃中飯的感覺,只是他們距離遠了些,挑的又是特殊節日。

隨著葉修一塊上樓,興欣的俱樂部相較於他上次來已經更具規模,該有的也都有了,新興戰隊的氣息已經差不多消失了。

「嘿,別東張西望的,這些都是戰隊機密啊。」葉修頭也不回的對他說道,韓文清把視線放回對方身上,評了一句:「你瘦了。」

「這不是請你來把我養胖了嗎?」葉修丟回去,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

進了葉修房間,這兒倒還是和韓文清印象中差不多:房間除了床、衣櫃、電腦桌和椅子外幾乎什麼也沒有,電腦桌上是吃過的棒棒糖的垃圾還有煙盒,幾隻筆和紙張,不過鍵盤和滑鼠的地方都乾淨得過份。

螢幕還亮著,韓文清略瞥一眼便知道他正把人物掛在競技場中,顯然他來之前對方還在打榮耀。

「吃飯了,吃飯了。」葉修把椅子移到床前,自己坐到了床上,用手指示韓文清:「老韓你就坐椅子吧,我擔心你坐床腰疼。」

韓文清瞪了他一眼,但還在坐到了椅子上。這人明明年紀和自己也差不多,卻總愛老什麼老什麼的叫,一副韓文清真的比他多上不少歲數的樣子。

從旅行袋中拿出了個三層的便當盒,雖不至於一打開便是撲鼻的粽葉香,但葉修還是聞到了淡淡的飯香混著各式配料的香味。

接過粽子,葉修三兩下便拆開了,咬了一口,除了粽子一般都有的味道之外,還有著一股淡淡的茶香。

「唔,你們霸圖的粽子還是一樣好吃。」一邊嚼著一邊稱讚道,韓文清聽了也只是回答:「我會和新傑轉達的。」

霸圖的粽子向來都是由張新傑負責料理的,雖然他們和藍雨一樣有食堂,但只有這個時候是由他們副隊負責下廚。

由於他一絲不苟的對事態度,所以包粽子上也從未出錯過,他甚至還能藉此對粽子的用料進行研究,每年包出來的都有些驚喜。

譬如今年的,他就決定煮米的水改成茶水,讓粽子裡頭有茶香,葉修對茶葉沒什麼研究,不過因為蘇沐澄以前也挺常半夜泡茶給他喝的,所以這一款倒是認得。

「西湖龍井?」葉修問了聲,韓文清點頭,也吃起了一顆粽子。

兩個人安靜的吃了一會粽子,而葉修竟然沒有邊吃邊蹭到電腦前,讓韓文清有些意外。邊吃東西邊用電腦他當然是不贊成的,但這人總有一千萬個理由這麼做,最後他也沒法阻止,只能事後「處罰」對方。

「我說老韓,」放下了粽葉,葉修瞧著他道:「今年世界邀請賽,還是不去啊?」

聽他問起,韓文清便搖頭。去年,第一屆榮耀世界邀請賽,他沒有參加。今年依舊,且估計這一賽季過去他就差不多要退役了。

雖然認真做手部保養,但體力和手速各方面已不復從前,操作也沒有以前靈活。

他比誰都清楚自己的狀況,在不參加世界聯賽的情況下,他也就撐這麼一季了吧。

他靜默的盯著自己的雙手,這時視野中突然多了一隻手,覆到了他的手上。抬頭,便看到那個沒下限的傢伙難得對著榮耀之外認真的眼神。

「今年就要退役了吧?」雖是用問句,葉修卻十分肯定。畢竟也是當了十年的對手,就連韓文清的戰鬥風格產生些微改變時都能察覺到的葉修,當然也注意到了在這次的賽季中韓文清的表現有些微的下滑。

之前或許影響還不大,但一年一點點,終也是會累積成無法靠技術彌補的戰術性缺失。

韓文清沒作聲,葉修便道:「我也想過了,不可能一直這麼下去。就算是當領隊吧,也偶爾需要上場的。」

看著這人,韓文清腦海中閃過了些之前便考慮過,但未曾付諸實行,也沒有和對方說過的計畫。

現在似乎是該說出來的時候了。

「你打算和你家裡人說我們的事嗎?」

葉修似乎是沒想到話題會突然轉往這,一下愣了,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我弟已經知道啦,說是不要又離家出走就好。」說著表情又變回了韓文清最為熟悉的模樣,嘴角上翹,略帶嘲諷的感覺。

「老頭子那邊就算了,反正他大概也已經知道了。」葉修一臉嫌棄,讓韓文清有些想笑。雖然打從開始完電競之後和家裡也不是多愉快的氣氛,但最少也比葉修這樣好上一些。

交代完了自己那邊,葉修馬上就問起了韓文清那頭:「老韓你呢?」

韓文清認真的盯著他看了幾秒,答:「我媽說,什麼時候讓她看看把她兒子拐走的傢伙。」

「這怎麼看,都是老韓你拐彎我的吧?」葉修眨眨眼道,韓文清挑眉,但也沒去否認。確實,一開始告白的是他,他向來誠實,也不對自己撒謊,喜歡上個男人雖然是挺讓人吃驚的,但也不是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

不過他當時也是覺得葉修對自己應該也有意思才告白的,而葉修還真的一口答應了交往,兩人便從第一賽季一直交往至今。

時至今日也在一起即將十二年了,這再不帶回去,恐怕他父母都要以為他說有對象是騙人的了。

雖然中間起起落落,他們也不是沒吵過架,也不是沒冷戰過。或許情感已不帶當年那般純粹的熱情,卻更加堅定,更加踏實。

「老韓,後悔過嗎?」葉修問的時候卻不是看著韓文清的臉,是他的手。

做為對手,作為情人,作為為同一目標奮戰的戰友。

韓文清扳過他的臉,看著他的眼睛道:「沒有。」

===

這就算是端午賀文了ww(喂

標題直接用了tag,不復從前w莫名其妙的打了有點長(嗯?),總之希望沒有OOC(太太你###

大家端午節快樂喔!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