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葉邱葉-你的身邊】

葉修生賀第二彈=v=

是說發完這系列生賀文之後大概要到暑假才會再看到我了......實在忙啊TT

覺得這篇葉神太溫柔,大概不是錯覺(快跑(標題名也是想不到的產物

===

以都在同一個市而言,邱非看得到葉修的時間真的是少得可憐。

當然,這並不能怪他們任何一方,邱非現在是嘉世的隊長,而葉修雖然名義上已經退役了卻還是在興欣幫忙,儼然是太皇上一職,且身兼國家代表隊的領隊,有時還會被徵召去聽這聽那的。

但邱非還是有些不開心。理解不等於可以接受,就像得知前輩退役時的心情一樣。

想和前輩站在同一個舞台上的夢想已經不可能實現了。當時的他難過,也生氣,為什麼自己沒有早個一兩年出生呢?

雖能得葉修親自指導已屬難能可貴,但是他不只想當對方的學生,也想當那人的對手,想和其他的前輩們一樣,有機會和他認真的交手。

他很喜歡葉修,很喜歡這位前輩,遠超過應該有的感情,而他也知道這是不正常的。所以他沒有對任何人說,就算前輩看起來或許已經猜到了,他還是選擇沈默。

不能給前輩帶來麻煩,就維持這樣的關係就好。或許他曾經是個少年,但如今已經在歲月的歷練中成長了。

就算前輩不再玩榮耀了,他也會一直喜歡下去的。

 

刻意等到葉修的生日過了,邱非才上門拜訪。

挑的是時間深夜,因為這樣就不會有被人看到的麻煩,且他知道這時間興欣的人都還醒著,他們的作息或許有些日夜顛倒,不過大抵上還是有個規律在。

當他報上名號,並表示想找葉修時,陳果直接帶著他到葉修的房門口,敲了門之後說有人找,然後便留著邱非一人在那兒。

葉修一開門,看到來人便愣住了。

「雖然稍微晚了些,不過祝前輩生日快樂。」邱非生性較寡言,很多話都悶在心裡頭,只有需要的時候才會開口。如果葉修因為這樣認為他是昨天忘了他的生日,那便那樣吧。他並不在呼。

「是小邱啊。謝謝你,要進來坐嗎?」葉修在面對邱非時總是有些複雜的心理。一方面覺得有些愧對這個少年,被他一手培養大卻在最後丟下他一個人,說了要在賽場上見自己卻退役了,使得這成為永遠無法兌現的承諾。

但另一方面他也覺得欣慰,因為對方靠著自己的努力走到了今天,雖然過了挑戰賽後未能奪冠,但至少是已經受到了大家認可的。

邱非帶領的不是過去的嘉世,而是一支全新的,由他自己打造出來的王朝。

「那就打擾了。」邱非走進葉修的房裡頭,四處看看。

以前在嘉世的時候他活動的空間基本上就是訓練室和自己的寢間,正式選手的臥房等處不是他們這些還在培養中的選手可以隨意過去的,所以他還是第一次看到葉修的個人空間長什麼樣子。

「抱歉啊,有些亂。」葉修的聲音從他背後響起。

葉修是個挺隨意的人,尤其是榮耀之外的事。打開的電腦螢幕旁是已經喝完了的飲料灌和幾個棒棒糖的包裝紙。沒鋪的床上丟著兩件上衣,椅背上則掛了一條牛仔褲,而旁邊的桌子上則有好幾份電競雜誌和報紙。

「很有前輩的感覺。」很舒服。邱非差點便這麼說了,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小邱這時間來,等等回得去嗎?」葉修馬上就開始關心起這位小後輩的安危了。雖然是男孩子,邱非長得也不小隻,劫色不提,單槍匹馬的被人搶錢或綁架還是有可能的。

「沒問題。」邱非答得很快,是不想讓葉修擔心,但後者卻皺起眉頭,一副就是不相信他說的話的樣子。

「小邱你還是在我們這睡一晚吧,明早再回去就好了。」

「但是這樣會麻煩──」

「不麻煩。」葉修伸出手,摸摸他的頭,邱非呆住了,然後才聽到葉修用溫和的語調道:「在我面前,不需要這麼拘謹,嗯?」

旁人總是說,葉修就是三個字,沒下限。但對邱非來說,葉修是有更多不同的面貌的。

網遊中或許真的是個沒下限的人吧。但現實中的葉修不只是這樣的。

「唉呀怎麼哭起來了。」葉修把邱非攬了過去,整個人抱在懷中。

「前輩太溫柔了。」邱非悶著聲音道。

「呵呵,這話被少天他們聽去可一點也不同意。」葉修笑道。邱非和葉修微微的拉開距離,看著對方從未變過的面孔,竟鬼使神差地輕輕吻了一下對方。

被吻的人愣住了,而邱非則是慎重地道:「前輩對我太溫柔了。我很喜歡前輩,非常非常喜歡。」

他不是一時衝動而這麼做的。雖然維持原樣也很好,但果然沒辦法一直什麼都不說。因為太喜歡太喜歡了,就算不被前輩喜歡也沒關係,已經到了幾近病態的程度了。

這樣的自己,前輩肯定不會喜歡的吧?

「這個,真是……」葉修抓抓頭,看起來有些困擾。

「小邱把我的台詞都搶走了,這要怎麼辦呢?」

這下換邱非愣住了。

難道,前輩對他……

「你還未成年,所以一直沒敢告訴你,怕把你嚇跑了。」葉修又摸摸他的頭,道:「不過既然兩個人都是同樣的心情,那就沒什麼關係了吧。」

邱非一聽,立刻緊緊抱住了葉修。

「絕對,不會再放開前輩了。」

他聽到邱非低聲這麼說。

「就盡管來吧。」

不只是現實,還有榮耀。

盡管,站到和他同樣的高度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