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葉藍-糾結】

姆哈哈哈,今天開始正式進入葉修生日倒數!

老實說還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一天一篇文(雖然是事先寫好的

每天不同的CP,其餘廢話留到最後一篇打吧~=v=

不過大家可以猜猜看後面會有什麼CP w

不過大部分都是第一次打,希望不會OOC得太嚴重TT糾結

===

碰上關於葉修的事,藍河總是特別糾結。

平心而論,葉修不是個多壞的人。人嘲諷了點,沒下限了點,不過大體是個重諾實在的傢伙,在網遊中的幾次合作藍河這邊是一點也沒吃虧。

但想想他又不是他們藍雨的人,跟他太好自己總覺得彆扭。偏偏這樣覺得嘛,但是和對方多了幾次接觸,甚至在現實中見了面之後,莫名地兩人就成了戀人。

是啊,他想想還是覺得莫名。

「嘿,小藍你喜歡我吧?」

「誰、誰喜歡你啊!」差點把喜歡你妹飆出來,藍河盡量忽略了那顯的太過親密的稱呼,和對方進行有意義的談話。

「看你眼神就知道了,咖啡廳的妹不看一直看哥,這不是喜歡我是什麼?」

「你……」藍河被他氣得舌頭打結,這人到底哪來這種自信?偏偏他還真的想不到可以反駁的話。

他還以為那傢伙淡定的喝著無咖啡因咖啡看窗外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在幹嘛,原來全被他看到了嗎?藍河有些羞恥的想著,但與此同時也有個令自己暗自竊喜的想法冒了出來:原來葉修這人是有放心在他身上的啊。

「不然就交往看看吧。」葉修又平靜的丟了顆炸彈。

「蛤!!」藍河保證他那時的表情一定很好笑,幸好葉修沒手機,不然肯定會拍下來以後拿來取笑他。

「反正兩個男人交往,誰也沒吃虧是不是?」葉修又是一派輕鬆的說道,還和他分析著兩個男人交往會有什麼樣的益處……

「停停停!」藍河覺得他聽得腦袋都要炸了。他曾經以為有這種功力的應該就只有黃少天,沒想到葉修也具有這種潛力,他真是太小看對方了。

「所以就交往吧,藍河。」

在對方唸出自己名字的時候,藍河確實呆住了。

那是第一次吧。第一次在現實中聽到對方喊自己的名字。

 

而如今他糾結的是另一個問題:生日。

一般戀人似乎都是該特別準備點什麼給另一半的,但藍河不是個特別浪漫的男人,葉修就他看也不是特別吃那套的人。花啊巧克力什麼的不適合,葉修雖然已退役不過大概還是嚴守著職業選手的戒律,不喝酒所以這項也可以去掉。

然而普通的禮物,藍河還真不知道要送什麼好。說生活用品嘛,他不相信興欣會虧待葉修,更不相信那種沒下限的人會虧待自己。要說有紀念性的東西,那好像也沒有,藍河想來想去就是想不到一個合適的東西。

最後糾結著糾結著,等他意識到的時候已經下了飛機搭了便士,人站在興欣的門口前。

他來這也不是第一次了,陳果看到他後便招呼他進去,對於他來的理由完全沒過問就直接認定是來找葉修的。雖然也沒錯,但好歹問一下嘛……藍河頓時感到五味雜陳。

沒多久葉修就從樓下下來了,看到藍河便拉著他往樓上走,一邊走一邊問:「小藍啊,你這是把我生日禮物拿來送我嗎?親手送,真費心啊。」

你把這些話留給我說不行嗎。心中腹誹道,不過藍河也是習慣了他這樣的個性,接著他的話道:「是也不是。」

「小藍啊話別說的這麼複雜,老哥我聽了頭昏。」

藍河默默的盯著他看了幾眼,最後還是放棄吐槽了。

兩人一塊走進了葉修的房間,只一眼藍河就知道這傢伙剛剛肯定在打榮耀。就算是退役了這人依舊不安分,硬是要在網遊圈攪起一波又一波的腥風血雨,弄得各大公會雞犬不寧,偏偏又拿這大神沒輒。

沒法啊!並不是每個戰隊都有個閒閒可以泡在網遊中的大神供他們差遣。而且也不是說大神出馬便萬無一失。藍河想到葉修剛回網遊圈時的那個時間,就是他們戰隊的明日之星和劍聖下凡都沒能給葉修造成什麼損失。

藍河出神的想著這些,沒意識到眼前的人已經盯著他瞧了好一陣,直到臉頰被捏了一下才回神。

「皮膚真嫩,平常有保養吧?」葉修問了句毫不相干的東西。

「你才在保養。」藍河悻悻然道。不對不對,他不是來跟對方鬥嘴的。

藍河搖頭,但是想到千成給他的生日禮物「建議」,他又突然覺得自己寧願跟對方鬥嘴,起碼這一點也不挑戰自己的下限。

「那說吧,找哥什麼事?」葉修坐到床邊,隨手從桌上拿了跟棒棒糖吃了起來。

藍河看著他,覺得要做也就是趁現在了,便一鼓作氣跨到了葉修腿上,雙手馬利的環上對方的頸子。

「哦?」葉修好奇的看著他,但藍河的攻勢還未結束。

一個利索的動作脫去了上衣,藍河接著伸手把對方推倒,順便也解開了葉修襯衫的扣子。

真是的,為什麼偏偏挑今天穿襯衫啊這傢伙……

動作著手突然被抓住,迫使藍河不得不看向對方。

「藍河,這是生日禮物嗎?」葉修的聲音稍微沉了些,這讓藍河不由得吞了口口水,點頭鎮定道:「今天我來,你給我乖乖躺好。」雖是這麼說,他的聲音卻在顫抖。

葉修聞言還真就放手躺好,雙手枕到了頭後道:「那就好好服侍哥吧。」

靠……藍河都想罵髒話了。

繼續脫對方的衣服,藍河回想著平常對方是怎麼做的,然後吻上了葉修帶笑的唇,手往下伸,握住了那還沈睡著的部位開始揉捏嚕動起來。

葉修的呼吸明顯一窒,這讓藍河有些成就感,一路往下吻著,手邊的動作也不停,一會摸摸囊袋,一會又去搓揉頂端的小孔,感覺到對方的性器在自己手中漲大藍河又吞了口口水。這東西……等等要進到自己體內。光用想的就覺得羞憤欲死,但隨之回憶起的卻是更加羞人的東西。

葉修這會也淡定不了了,手往藍河身後摸去,趴掉了他的褲子後去揉捏那渾圓的臀肉。

藍河低低的呻吟,感覺到那人的手指往內開發,不由得腰軟,手上的動作也停了。

「可以了。」葉修爬起來,讓藍河坐在自己的腰上。

「謝謝你的生日禮物了。」

「剩下的,讓哥來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