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張韓-沒有說的秘密】

考慮了分為上下,後來想想還是算了XD

算有一咪咪肉?不知道會不會被河蟹掉OAQQ(挑戰著LFT的極限中

可能有點OOC,可接受者下閱↓(有種可以打下篇的節奏,婚後生活之類的(?

===

在榮耀圈,多數人不是alpha就是beta,所以找到對象的機率相對不高。

會有這樣的現象倒不是在篩選選手時有什麼歧視,而是自然而然便這樣了。

畢竟omega每個月都有不得不處理的月事,這影響賽程不說,還可能干擾到本人和隊友的狀態。

且因為荷爾蒙的關係,很多omega撐不了多久便會被人給標記,懷孕,那要全副心力的去工作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了。

說是這麼說,不過還是有例外存在的。

一個便是藍雨出了名手殘的隊長,喻文洲。不過他這手殘是天生的,和性別無關。

另一個是輪迴的翻譯機,江波濤,兩個都是圈子裡出了名的人物,實力也都是得到大家認可的。

實力和性別並不具一定關係,不過他倆也可能是特例,因為身邊已經有對他人有足夠威脅力的對象了,那些一般omega會有的煩惱自然也就沒有了。

至於其他的選手們,儘管沒有刻意去提過性別,粉絲和媒體也都把他們的性別猜了個七七八八。

譬如嘉世的葉修和霸圖的韓文清,便是眾人認定的alpha。

尤其霸圖的韓文清,就是beta都不大會有人去猜,更遑論omega。

因為,若連他都不是alpha,那還有誰是呢?

 

張新傑這天難得的沒有準時回到房間就寢,而是往他們隊長的房間走過去。

當然得了冠軍後的慶功是原因之一,但還有其他理由促使他不在平常就寢的時間回房。

第十一賽季,霸圖如願的得了冠軍。久違地將冠軍獎盃拿在手中,他們,無論是霸圖的哪一個人,都激動萬分。

不過要說最為激動的,大概還是張佳樂了。台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記者會那會根本沒辦法派他上場,儘管無論是他過去或現在的粉絲或是媒體都最想聽聽他的感言。

舉起獎盃的瞬間,他想那是張佳樂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

敲過門後,他等了五秒便自己開門進去了。

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這麼做的,但今天是特殊情況。

張新傑是beta,中規中矩的beta。

他對omega及荷爾蒙的暫時抑制劑的味道沒有alpha那麼敏感,但是對於他們隊長的任何味道他都瞭若指掌。

是的,韓文清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omega。

而今天不恰巧的是韓文清發情的第一天。

其他人沒有注意到,但是張新傑第一時間就意識到了。

趁著其他人不在旁邊的時候,他小聲的問韓文清:「第一天?」

韓文清僅是輕輕點頭,不作聲。

那就是為什麼他現在會在這裡。

韓文清不喜歡吃抑制劑,一來效果其實不好,只有幾個小時,另外也不能確定是否以後會有副作用。

只是為了戰隊著想,才會吃抑制劑。

但是等晚上各自散了之後,韓文清便回到自己的房間,等著抑制劑的效果退掉。

張新傑出現的時間點很剛好,就是抑制劑的效果開始退的時候。

「隊長,我來了。」雖然大概知道自己是誰,他還是禮貌性的自報身分。

「嗯。」韓文清用單音回應,那卻和他平日的聲音有別,竟是有些嫵媚的。

張新傑走近,看到自家隊長坐在床邊,雙手撐在身後,微微的顫抖著。

不自然的潮紅染上了韓文清的臉,他喘得很厲害,雙眼微睜,看上去有點痛苦。

張新傑脫下眼鏡,放到床頭櫃子上。接著他跪到韓文清的雙腿之間,膝蓋微微的抵到對方已經有了反應的部位,讓韓文清不由自主的低喘出聲。

先從接吻開始,一邊褪去自家隊長的衣物。韓文清幾乎全身乏力,發情的omega就是這點無奈,一旦陷入發情便是任人宰割的情況,最糟的狀況下可能連挑選對象的餘地都沒有。

輕輕把對方放倒在床上,張新傑接著把自家的衣服脫了。看著無力的在自己身下喘息的隊長,張新傑眼神黯了些許,身子壓上對方的,再次吻起對方,卻和剛才的吻有些差異,帶著一些急切和索求。

再怎麼說,他還是個beta,並不因此而免疫於omega的費洛蒙的誘惑。雖然自制力驚人,卻也是有衝動的,何況身下的人是……

「快點。」韓文清啞著嗓子開口,手摸上了張新傑腰後的凹陷處。

張新傑低低的呻吟,敏感處被人觸摸使得原就有了反應的部位更加腫脹。

但是他沒有多說什麼,僅僅是把手指往對方下身探去,在摸到那已然有些濕潤的地方後開始進行擴張。

他們隊長的話,他是絕對遵從的。

完事後,他照以往的慣例替隊長洗淨了身子,然後自己才進去沐浴過一遍。

儘管他們隊長從未這麼要求過,張新傑還是沒有標記過對方一次,即便是暫時性的也會在事後洗澡時使味道消失。且每次做張新傑都是射在外頭,雖然beta的精子沒alpha那麼強,但是發情的omega的受孕率高得嚇人,要是太不小心的話是可能把他們隊長的肚子搞大的。

到那時,可不是解釋個一兩句就能解決的。

對此,韓文清沒有表示過什麼,張新傑也就當作是默許了他這樣的行為。

韓文清沒有輪迴的周澤楷那樣寡言少語,但也是屬於話不特別多的類型。沒有否定,那就是肯定了。

韓文清說過,會永遠為霸圖而戰。那假設自己標記了他,甚至是不慎害他懷孕了,那肯定就無法繼續一心為霸圖了。

何況,張新傑也還希望能與對方共同守護這個戰隊。與對方一起。

這些想法每次完事都會在他腦海中放送過一次。張新傑不會否認,自己早已對自家隊長動心。

但是他什麼也沒有對那人說,而韓文清也沒有問。或許是早已發現但不點破,他不知道,也沒有意思去探究。

從浴室中走出,韓文清卻沒有像往常那樣,在他洗澡時睡著,而是清醒的等著他。

「隊長不睡嗎?」現在已經很晚了,早已超過張新傑一般的睡眠時間。

韓文清搖頭,招手要他過去。張新傑走近,後頸被對方扣住,一低頭便是綿密深長又帶了些挑逗的吻。

順著對方的意思跪到床上,感覺到那人再次硬起發燙的部位後,他明白了。

這次比較快啊。他想道。

Omega發情不會只做一次就結束,通常要做個兩三次,三四次才行,因人而異。

韓文清一般要過幾個小時才會再發情,不過既然已經開始了,張新傑也就不可能放著他不管。

剛被進入過的地方尚柔軟,張新傑輕輕把巨昂往前一送便輕鬆進入了對方的身體中。試著動了幾下成功無礙後,他規律的抽送起來,每一下都撞擊在韓文清的敏感處,刺激得韓文清腳趾蜷曲,後背弓起,雙手指甲刺進了張新傑的背後。

但他什麼也沒說,只是盡力地去滿足身下人的需求。

有的人或許會對此表示不以為然,因為做這檔事,不就是雙方都要爽到嗎?

然而對張新傑來說,他慾望本就不是特別強烈,能和這個人結合就十分滿足了。

兩人又各自射了一次後張新傑猶豫著是否該再帶對方去清理一番,韓文清卻抓住了他的手躺下,道:「算了。」

既然對方沒有意願,張新傑也就不勉強,只拿床邊的紙巾擦了擦。

「新傑。」韓文清未立即睡去,而是開口和對方說話:「你覺得我還能打幾年?」

張新傑愣住,卻答不出來。韓文清從未問過他這類問題。事實上,他從不問任何人這種問題。

十年霸圖,一如既往。

霸圖等於韓文清,韓文清等於霸圖。

不知不覺間,這樣的想法已深植人心。

或許就連以沉穩的理智和嚴謹的態度出了名的張新傑都不小心相信了。

沒有韓文清的霸圖,還是霸圖嗎?有多少人根本不敢想這種問題。

張新傑無法對韓文清說謊,但是也不想說出事實。

韓文清的狀態在下滑,持久力也在下降。大家都知道,卻鮮少有人提起。

「我自己的狀態我很清楚。」韓文清繼而這麼道。

 「明天的記者會,我會宣布我要退役了。」

張新傑不知道自己臉上是什麼表情,但是他很高興韓文清現在是背對著他。

「那隊長退役之後,打算做什麼?」張新傑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來與平日無異,卻不知道有沒有成功。

「不知道。」韓文清的回答很平靜。

榮耀圈的早期戰隊選手大多學歷不高,要當什麼高知識份子是不可能的。

想到眼前的人以後可能要去挑磚頭,受風吹日曬雨淋,張新傑就無法鬆手。

而且一出社會,韓文清的真實性別肯定就會曝光,omega要找工作十分不易,因為大多的老闆會認為omega是種無法長期雇用的一群,因此不願意雇用他們。

事實上或許也真是如此。Omega有了孩子之後基本上就離不開家了,有個孩子要顧還要工作很難,因為另一半肯定不是alpha就是beta,而這兩種人大抵是不可能不工作待在家陪小孩的。

隨著這些想法慢慢升溫,一個曾經在張新傑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想法又漸漸浮現出來。

「隊長......」張新傑堪酌著用字遣詞。「你有沒有想過,懷上別人的孩子?」

韓文清的聲音沒什麼特別的起伏:「有對象的話吧。」言下之意,他並不排斥懷胎生子,只要有合他意的對象。

我可以嗎?差一點的衝動,但張新傑忍了下來。

「那隊長願不願意懷上我的孩子呢?」

韓文清沈默得特別久,久得張新傑以為對方是以睡覺來逃避回答。雖然他們隊長從未逃避過任何一件事,但碰上感情這檔事,是人都會多擔心一點。

尤其張新傑的個性是任何的細節都不會放過,任何的可能性都不會去否定,除非有明確的證據指出可以不去理會。

「我以為你打算永遠都不問了。」

韓文清轉過來,聲調依然是那麼沒什麼起落:「如果不願意,一開始也不會讓你上我的床。」

張新傑聞言笑了,放在棉被下的手主動過去握住了對方的,然後十指交扣。

或許他早該想到的,只是因為考慮著太多的可能性,反而忽略了最有可能的那個答案。

為什麼對方會挑自己做為對象,答案早已呼之欲出,只是他視而不見。

有人說,戀愛中的人會變得比較笨,當終或真有幾分道理。

韓文清看著他的臉,覺得這個人笑起來特別好看。只是以往沒什麼機會看到,或許是因為他和自己這樣的人在一起的緣故吧。

張新傑並不知道韓文清悄悄的決定以後要找方法多讓他笑一點。

他想著他們的現在,和未來。

其實他也知道,韓文清不是那種喜歡受到保護的那型。但他也相信,如果是兩個人的話,可以創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就像過去與現在,他們在霸圖一同拿下了冠軍的寶座。

以後也一定可以兩人一起,一直一直走下去。

评论(2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