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韓葉-心理陰影】

有搞笑成分在,梗源是一位親友,需要詳細的話再提供//(據本人要求XD

只能說,親友腦補能力強大(艸

可接受者請繼續下閱↓

===

韓文清拒絕了世界聯賽的事沒多久就傳開了,倒不是選手們刻意去散播的,只是看到名單上沒有堂堂霸圖的隊長,再從俱樂部的人那兒旁敲側擊一番,許多人自然就知曉了。

為了守護霸圖,所以絕不離開。

這樣的決心,有多少選手會有呢?

當然為國爭光很棒,無可否認的。但無論是不是霸圖粉,在得知韓文清堅持不參與的理由時,都不禁受到深深感動。

那得是何等的深深喜愛,才捨得放下更高的目標,更高的榮耀,留在原地呢?

 

眾所周知的理由是這樣的,但有人知道這背後其實還有另一個理由。

這「有人」,一個自然是韓文清自己,另外就是他的隊友張新傑,及他十年來的宿敵,兼之情人的葉修。

「老韓啊,你說,我要是把真相告訴大眾,你的小粉絲們會不會心碎啊?」葉修趴在床上,無聊地用晃著雙腳,看向床邊在用電腦的韓文清。

後者不發一語,只是冷冷的看了過來。不過葉修可不怕的錢包臉。

他換了個姿勢,改成側臥,口中叼著棒棒糖口齒不清繼續道:「其實你心繫霸圖只是理由之一,之二則是對坐飛機有陰影。堂堂錢包臉,怕坐飛機啊──」

「閉嘴。」韓文清終於受不了的開口了,但手依舊沒有離開鍵盤和滑鼠。

不是他怕,而是有陰影。

很久以前,在榮耀第一屆賽事的時候,他曾搭飛機,但因為表情過於兇狠,被安撿人員懷疑是恐怖份子,硬是把他留在機場盤問了許久,最後是在隊友的再三保證加上他們比賽的登記證等物的證明下他們才肯放了他。

幸好是那天沒有比賽,不然就不是少少幾人知道此事。當時眾人還道,這機場的動作真慢,扣著他們隊長這麼久。

那次比賽的回程開始,韓文輕便再也不搭飛機。

張新傑那時還沒有加入霸圖,玩榮耀。但因為他後來成了副隊,韓文清思索後認為必須將自己不搭飛機的理由告訴他,否則只靠自己恐怕這事一下就被發現了。

他或許看上去挺凶悍的,外頭甚至有傳言他只要瞪人一眼別人便會馬上交出錢包。但他依舊是個有著血肉之軀的人,他也會介意這種事的。

張新傑聽完沒有多說什麼,只說之後的事交給他。

所以霸圖出戰,向來搭工交車一類的運輸工具,絕不搭飛機。

雖然隊友們一直都很疑惑,但張新傑總是用這樣那樣的理由搪塞過去,而「因為他是張新傑所以做事必有其道理」,他們就是再茫然還是會聽副隊的話。

而葉修會知道,純粹是他太會猜,韓文清又太不會說謊的結果。

張新傑的眾多理由都是無法說服他的。而第一屆的賽事他可也有參加的,所以知道韓文清有被長時間留在機場過。稍微拼湊一番,加上他天生的沒下限,一下就猜出了正確答案。

葉修沒被他嚇著,只是伸腳過去戳戳韓文清的腰眼。

「老韓啊,難得我來你就只想著榮耀嗎?」

聞言韓文清終於看向他,那眼神卻是說:你這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兩人會輪著到對方的俱樂部見面,而現在這種場面,在興欣韓文清是常見的。

對方經常看到他也就招呼一聲,接著馬上打起遊戲,指揮著眾人搶BOSS、打副本,完全不理他。

但葉修也不懼他,迎著他的視線看了回去,一臉「就是要挑釁你」的模樣。

韓文清幾乎要嘆氣了,把手上的遊戲結束之後便坐到床邊。

「那你要幹什麼?」

「不知道。」葉修卻回答得蠻不在乎,對韓文清蹙起的眉用著理所應當的語氣道:「主人招待客人不是當然的嗎?所以是老韓你要娛樂我,不是我來想怎麼娛樂自己。」

你倒是說得很理直氣壯啊。韓文清都想吐槽他了。就他的印象,從前去嘉世,後來去興欣的時候,葉修可沒有一次有招待過他什麼。

韓文清的視線落在葉修的身上,那副軀體他是熟悉的,他知道碰葉修的哪裡會讓他腰軟,要他的什麼部位又能讓對方發出撒嬌般的嬰嚀。

思及此,他的眼神黯下了不少,移動身體附上對方,把葉修整個人籠罩在他之下。

「老韓,你該不會大白天的……」葉修就是沒下限,也還沒想到對方可能會在白天將他「就地正法」的可能性。畢竟,他們還沒有在白天作過。

韓文清難得的笑了,道:「誰說這事不能白天作?」接著便封住了他的唇,讓他除了喘息什麼也發不出。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