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窩

有寫二創也有原創
同人有坑:夏目、盜墓、黑籃、全職
同人的話什麼CP大概都可以吃,所以什麼CP都可能寫,請注意
長期出沒地:www.plurk.com/ccc302
歡迎來找我玩//

【全職/王葉-跟你可以】

PO主是個CP吃很雜的傢伙,總之大家可食這CP再閱讀吧:3

最近腦洞開大大+收到了決密檔案再刷,想寫ALL葉的情人節短篇系列(雖然情人節已經過了TT

======

王杰希關了電腦,把手撐到頭後沉思。

訓練室裡靜靜的只有鍵盤敲打和滑鼠點選的聲音,大家都還放著全副的心思在遊戲中,殊不知他們的隊長大人已經把電腦給關了。

他站起來,清了清喉嚨。這時所有人都轉過去看他,也把耳機拔下了。

「今晚搶BOSS就到這吧,大家也累了,早點休息。」說著這句話的同時他看向了時鐘,十一點,這時間,那傢伙可能才正要開始活躍吧?

微草的隊員們開始收東西關電腦,並在經過王杰希身邊時和他道晚安。

等到最後一個人離開時,他才巡視過整個訓練室,確定所有人都有關電腦後離開。

走回自個的房間,他卻沒有準備去洗澡刷牙,而是開了房間的電腦,再次登入榮耀,不過用的當然不是他的王不留行,而是戰隊隨便給的馬甲。

甫一登入,就有人給他送訊息來了。

『怎麼這麼慢啊,哥等得都要睡著了。』名為君莫笑的ID頓時躍於眼前。

「還沒巡房,你等會。」王杰希發了訊息過去,馬上又收到對方的回應:

『你這不是當隊長,是保姆來著吧?』

讀完王杰希笑了,卻沒有回答。

『好唄你快快巡,哥先去做別的事。』

接著就沒有出現新訊息了,王杰希看了眼時鐘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便起身去巡房。

和葉修約好每晚對戰大概是從第十賽季結束後的事。王杰希也知道這其實不健康,白天和晚上督促著隊員們,深夜又和葉修在競技場廝殺。

但是,他就是忍不住。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想要跟那個人有多一點的互動,儘管只是透過網遊,看到的也不是真人,王杰希卻已經滿足了。

『嘿大眼。』他記得有次,對方用QQ這麼說道:『網遊戀愛,你還真談得下去啊?』

『跟你可以。』因為葉修最常出沒的地方就是網遊,榮耀。

『哇沒想到大眼你是講話這麼肉麻兮兮的傢伙啊……』

 

有時葉修不會上線,不過通常都是有原因的,譬如活動剛結束所以在補眠。也或者是上線了卻沒有時間和他打,至於原因就不勝枚舉了。

王杰希沒有怨言,他知道和這個人交往就不可能期待會是多一般多正常的進行方式。

葉修這人,本身就是個不可學的人物,和他談戀愛又能科學到哪去呢?他是這麼想的。

所以當某一次的活動結束的隔天葉修沒有上線,他完全不以為意,也沒多做其他聯想。

反正大概是在補眠吧。

 

他全沒料到那不科學的傢伙會突然出現在微草俱樂部的門外,連他們經理都驚動了。

王杰希做為隊長自然就去接待他了,而當他看見對方那蒼白的臉色和充血的雙眼,一大一小的眼睛都瞪向了對方。

「欸欸大眼,別這樣看我嘛,怪可怕的。」葉修還不以為意,手掌拍了拍他的臉頰不料卻給抓住了,後者一拉他就整個人貼到王杰希胸前。

此時兩人在王杰希的房間裡頭,自然是沒有旁人。被拉了這下葉修也不掙扎,只是眨眨眼看向始作俑者。

「活動不是剛結束?你怎麼在這?」王杰希的手撫上了葉修有些消瘦的頰邊,手指劃過對方眼下的黑眼圈語氣中不無心疼。

「就是剛結束所以來找你唄,看哥對你多好。」葉修有些答非所問,聽得王杰希蹙起眉頭。

「其實我是想,網遊中談戀愛還是太委屈大眼你了,所以就來啦。」葉修或許不是個善解人意的人,但也是個會為他人著想的人。談感情嘛那當然不能只有一個人在付出,這就只是主僕了。雖然網遊中見見面是挺不錯的,也很合葉修的意,不過久了就算是葉大神,也會產生自己其實是在和王不留行交往的錯覺。

果然還是要看到真人才行啊。他在心中感嘆。

「你可以跟我說,我去接你。」葉修從以前就是個名人,只是因為從不在鏡頭前露面才不致引人注目。如今他在鏡頭前亮相的次數多了,人們自然也認得他了,王杰希光是想到自己走出大門需要做的喬裝打扮,再一比對葉修,頓時覺得這人也太隨性了些。

「想說給個驚喜啊。驚喜嗎,大眼?」

「喜多於驚。」這是他的真心話。雖然對於葉修的出現感到驚訝,不過他還是很高興對方願意為了他大老遠跑來這兒。

儘管沒對葉修說過,不過王杰希也不是沒有不安過。一開始告白的是自己,後來每晚對戰的提議也是他提的,葉修似乎只是接受著他的「提案」,是不是和他一樣有著兩人正在交往的想法他真的不知道,也不得而知。

但是現在看到對方,就完全打消了他的種種疑慮。

「不錯不錯。」葉修依舊趴在王杰希的胸口,不過兩人貼著的部位並不只上半身。

因此葉修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王杰希下體的變化。

「原來真的可以對男人有反應啊。」他讚嘆著。

「對你可以。」王杰希不能──說真的也不想──保證自己對葉修之外的男人也會有反應。但至少他很確定葉修是第一個會讓他有生理反應的男人。

「受寵若驚,受寵若驚。」他感覺到腰上的禁錮似乎緊了些,於是問道:「大眼,你真的想和我做?」

「你可以嗎?」王杰希反問。男人和男人做,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事。而且王杰希怎麼想,他們兩人中葉修大概都是下面的那個,不過如果對方沒有那個意願,他也不會逼他就是了。

聞言葉修笑了,吻了吻王杰希的唇角。

「跟你可以。」


评论(6)

热度(19)